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母爱

时间:2022-09-04 08: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嗯嗯┅┅啊┅┅”

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不用说,一定又是国雄在“欺负”玉芸了。

可恶!国雄这家伙也未免太不象话了吧!现在才晚上七点半耶!刚吃完晚饭才半小时而已,就在“做爱做的事”了。

我诅咒你早泄!

时间是半夜两点三十八分,我悄悄的进入国雄的工作室。

等爬上了工作椅,我已经是气喘吁吁,没办法,椅子实在是太高了,国雄那家伙有一百九十几公分高,所以他的椅子也就特别的高了。

打开电脑,连上网路,我开始浏览色情网站。

一张张火辣辣的美女图,一直刺激着我的下腹,我不知不觉的把手伸近裤裆里,搓揉着勃起的肉棒。

“呼┅┅”等感觉到射出了两次,我深深的吐了口气。

最近这几天打手枪有点过火,感觉有点儿累。整天在玉芸丰满的胸前磨磨蹭蹭,教我不兴奋也难。

抬头看看时钟,四点零八分,也是该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医院检查身体呢。

切断连线,关闭电脑,我努力的挪动着屁股,好不容易来到了椅子边,转个身,把肚子顶在椅子边缘,伸长了腿,终于构到了地板。

放低重心,双脚终于踩实了地,突然间,两脚一软,身体疾向后倒去,一屁股的摔倒在地,“咚”的一声,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地板上。

“哇┅┅啊┅┅呜呜┅┅哇哇┅┅”

“怎么可能?一定是被盗打的!”收到了电话帐单,国雄惊天动地的大叫起来。

“小声点啦!别吵到宝宝了。”玉芸横了他一眼,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

“你看!这个月网路拨接费用!五千多块!怎么可能!”

“还不是你自己用的。”

“不可能,我这个月上网不到二十小时!是你偷上吧?”

玉芸啐道∶“你别胡说,我才没空上网呢!就算我有上,可也不能说是偷上吧!”

国雄嚷道∶“我一定要到电信局问个清楚。”

“哼哼┅┅”我心里暗笑着∶“是我上的,怎样!白痴!”

“我们别理他,宝宝乖┅┅”玉芸柔声唱着自编的歌儿∶“宝宝乖┅┅”

还是我的玉芸最好了!

死八婆!你说完了没啊!

隔壁的胖太太从早上九点就来找玉芸聊天了,到现在都快十二了,还不走!

我肚子快饿死了!

“所以我说啊┅┅”胖太太又在说人家八卦了∶“那个王太太一定是┅┅”

“嗯┅┅”玉芸频频抬头看着时钟,呵欠连连,暗示着胖太太,口中不置可否的应着∶“是啊┅┅是啊┅┅”

“连你也这么说┅┅”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张太太你┅┅”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年纪,脾气是特别的爆啊!你再不走我可就要发火啦!

肚子饿!肚子饿!肚子饿!

我每两个小时就会肚子饿,就要吃东西!

你这个不积口德的老太婆,我肚子饿!

“哇┅┅哇┅┅”我的脾气终于爆发了。

“唉呀!看我聊的都忘了时间了,我要去替我小孩送便当了。张太太,有空在聊。”

“宝宝别哭哭喔┅┅宝宝乖乖┅┅妈妈疼疼┅┅宝宝吃奶奶喔┅┅”

“太棒了┅┅就是这种感觉┅┅”

嘴里不停地吸吮着小巧的乳头,温热的乳汁注入喉中,只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洋溢着幸福的满足。

玉芸轻哼着小曲儿,低头看着正埋首于双乳之间不停吸吮的小宝宝,嘴角露出微笑。

“宝宝吃饱饱就赶快睡觉觉┅┅这样才会长大大喔┅┅”

太棒了!不管吸多少次也不会感到厌烦,玉芸的乳房实在是天底下最舒服的地方了。不知不觉的,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宝宝┅┅洗澎澎罗┅┅”

玉芸抱着我走进浴室,把手伸进小澡盆里试了试水温。

“洗净净才不会生病┅┅我的宝宝才会赶快长大大┅┅”

玉芸把我的衣服脱光,微微笑道∶“小鸡鸡┅┅嘻嘻┅┅快长大┅┅”手指撩拨我的肉棒。

玉芸把我放进小澡盆里,用手掬起冷热适中的温水,淋在我的身上,挤了一些沐浴乳,在我的前胸后背涂涂抹抹。

玉芸纤细柔嫩的玉手,抚的我舒服的呻吟了出来∶“啊┅┅伊┅┅伊┅┅”

“宝宝说洗澡澡好舒服喔┅┅”

我摆动双手,踢着双脚,激起了片片水花,把玉芸的衣服都溅湿了。

“宝宝不乖┅┅嘻嘻┅┅妈妈也要洗澡澡┅┅”

玉芸褪去全身的衣服,我看的呆了。

“妈妈漂不漂亮┅┅宝宝说┅┅妈妈漂亮┅┅”

美呆了!玉芸的身体实在是美的没话说。即使看过了很多遍,我仍是被眼前美丽的景象所深深吸引。

雪白无暇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丰满健美的双乳,配上淡红色的娇小乳头,极是诱人。不堪一握的纤细腰枝,平坦光滑的小腹,修长浑圆的长腿┅┅还有还有┅┅芳草菲菲的┅┅

玉芸打开莲蓬头,坐在小板凳上,淋浴着全身,空出来的右手,在自己的身体上不停的搓洗着。

眼前美女入浴的景象,怎能不兴奋呢?

玉芸张开双腿,右手拨开柔细的阴毛,仔细的清洗着女性最私密的地方。当指尖触到柔嫩的阴唇,玉芸微微呻吟了一声,脸上泛起红晕,露出羞涩中带着喜悦的微笑,低声喃喃∶“臭阿雄┅┅说什么用嘴巴舔我这里┅┅”

什么!那个肌肉发达的丑男竟然┅┅

可恶!孰可忍,孰不可忍啊┅┅“欺负”玉芸也就算了,竟然┅┅竟然┅┅“洗好了┅┅”玉芸抱起我,拿起挂在墙上的毛巾,擦拭我的身体。处于极度亢奋的肉棒在玉芸温暖的双乳摩擦,我不禁腰间一麻,射了出来。

“啊哟┅┅讨厌┅┅才洗净净的┅┅宝宝不乖┅┅又尿尿了┅┅又要洗一遍了┅┅”玉芸轻轻捏着我的鼻头,亲了我的脸颊,微笑着说∶“宝宝不乖┅┅打屁屁┅┅”

“我回来罗!”

是国雄那个臭家伙回来了!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吗?

“我在洗澡啦。”

“那我也一起洗!”

等一下!谁准你进来的?别进来!你不知道我在里面吗?

“讨厌┅┅”玉芸嗔道。

“一起洗罗!”

臭国雄,别再“欺负”玉芸了!

“你快回来!宝宝中邪了!”玉芸歇斯底里的对着话筒哭叫着,电话的另一端当然是国雄了。

“什么?你┅┅”

“你快回来┅┅”

“好┅┅你等我┅┅我马上从公司回来┅┅”

其实我根本没中邪,只是不小心让她看见我在上色情网站。

平常下午的时候,玉芸总是会小睡个一个钟头,而我总就是趁这个时候潜到国雄的工作室内上网。谁知道,今天玉芸睡三十分钟就醒过来了,赫然发现应该躺在婴儿摇床里的我竟然在上网,而且还是上色情网站!这一下惊得她是六神无主,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连忙打电话通知国雄。

挂上电话,玉芸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也坐不住,脸上都是惊惶的神色。

“对了┅┅”玉芸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抱起我就往门外冲。

“张太太你┅┅”隔壁胖太太在自家阳台上喊着。

玉芸头也不回的直冲而去。

“急什么?赶***啊?”

“廖大师┅┅我这孩子┅┅”

“嗯┅┅待我屈指算来┅┅唉呀!”

玉芸惊道∶“怎样?”

“大事不妙啊┅┅”

“大师┅┅你快说啊┅┅”

“你这孩子恶鬼缠身,恐怕是活不过三个月了!”

“啊┅┅”玉芸险些昏了过去。

“不过┅┅”

听得大师语气有变,玉芸急道∶“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孩子┅┅无论如何救救我孩子┅┅”

“嗯┅┅是有一方法可就你孩子,不过┅┅不行不行!此法万不可行┅┅”

玉芸跪着哭求道∶“大师,不管什么方法,请大师一定要救我孩子┅┅”

“女施主请起,看女施主如此诚心,本座也只好甘冒天诫,老实对你说了。

依这孩儿的命格来看,本应是大富大贵,前途无量之相,但却因为女施主前世为恶太过,虽然侥幸没有沦入畜生道,仍是转世为人,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女施主前世所为之恶因,尽数在你这孩儿的身上种下恶果┅┅”

“那┅┅那该如何化解┅┅”

“欲化解你孩儿身上的恶果,那就要先化解女施主前世所为之恶因┅┅”

“我现在就请空空大神降驾,附在我的身上,你就求空空大神替你孩子化解吧┅┅”

只见那廖大师甩着头,如同喝醉酒一样摇晃着身体,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停地比划着没人看得懂的手势,突然,全身一个剧颤,廖大师两脸翻白,大声喝道∶“是谁请本大神降驾!”

“是我┅┅”玉芸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颤声道∶“民┅┅民女┅┅何玉芸┅┅”

“大胆!见本大神还不下跪!”

玉芸双腿一弯跪了下去∶“民女何┅┅何玉芸有事相求┅┅请大神┅┅”

“吓!不必多言!本大神已知道了!”

“求大神相助民女┅┅”

“你前世作恶多端,你儿死不足惜,但念你诚心相求,本大神不惜千年道行特来助你┅┅”

“是┅┅多谢空空大神┅┅民女今后必努力行善┅┅”

“好吧┅┅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玉芸,别听他的!他只是个骗财劫色的神棍啊!

“要化解你所种之恶因,必须由本大神所修练之真龙之气,注入你的体内。

男为阳,女为阴,善属阳,恶属阴,你之恶因集中在你身上极阴之处,只要把本大神纯阳之龙气和你的极阴相融合,就能化解你的恶因,你儿之恶果也就能因此消失┅┅”

那个半秃着头,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不知道是廖大师还是空空大神的男人,脱下自己的衣物,露出瘦可见骨的身体,脸上磔磔的诡异笑容,有着说不出的阴森可布,跨下硕大的毒蛇昂头吐信,吐出淫靡的透明液体,缓缓的走近玉芸。

“大神,你┅┅”玉芸全身颤抖,那皮包骨般的骷爪握住玉芸丰盈的肩头,玉芸只觉得要呕吐出来。

“你不用怕,嘿嘿┅┅”望之慈祥可敬的廖大师摇身化为宛如地狱的恶鬼,粗暴的把玉芸搂进怀中,玉芸的身体碰到了那令人生畏的毒蛇,连忙向后一缩。

“嘿嘿┅┅你不用怕┅┅只要把我的龙气注入你的体内就会好的┅┅”

玉芸紧张的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想要挣脱廖大师,却是全身发软无力。

“啊┅┅不要┅┅”廖大师抓住玉芸的乳房,如捏面团般的搓揉着。

“很好┅┅”廖大师把玉芸推向房间里靠着墙壁的一张床∶“躺下来┅┅”

“忍住┅┅只要可以救宝宝┅┅我一定要忍耐┅┅”玉芸瑟缩着身体躺在床上∶“老公┅┅对不起┅┅我要救宝宝┅┅”

廖大师趴在玉芸柔软的身体上,吐出舌头,舔着玉芸的脸颊和颈项,混合着烟、酒、槟榔的恶臭冲进鼻子里,玉芸简直快吐出来了。

“嘶┅┅”廖大师吸了口气,闻着玉芸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现在就把龙气注入你的体内┅┅”一手揉弄着玉芸的乳房,一手顺着纤腰、小腹,来到了芳草萋然的肉缝。

“不要┅┅”玉芸绷紧了全身,只觉得阴毛被撩开,尖细的手指拨弄着敏感而柔嫩的阴唇,“不要┅┅”玉芸心里呐喊着。

廖大师熟练的冲开肉瓣,狎玩着充血的阴核,把毒蛇对准了小穴,准备长驱直入┅┅

“哇┅┅哇┅┅啊┅┅哇┅┅”我拼命的发出声音想要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碰”的一声巨响,一条人影踢开房门,旋风般的冲了进来。

是国雄!

国雄抓住正准备施淫的廖大师的后颈提了起来,重重的在肚子上揍了两拳,在狠狠的甩像墙壁,提起脚来,毫不留情的踹在那因为惊吓而从此无法危害的小蚯蚓上。

“老公!”玉芸扑进国雄的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国雄脱下外套披在玉芸的身上,轻轻拍着玉芸啜泣的肩头,柔声道∶“乖宝宝┅┅别哭┅┅别哭┅┅乖喔┅┅”

“宝宝他┅┅”玉芸急忙抱起我,轻轻摇晃着。

“宝宝别哭┅┅乖喔┅┅”玉芸抚着我的胸口,柔声道∶“宝宝乖┅┅”

“伊┅┅伊┅┅啊┅┅伊┅┅妈┅┅妈妈┅┅妈┅┅”

玉芸惊喜道∶“老公你听,他叫我妈妈了┅┅”

“伊┅┅啊┅┅妈妈┅┅妈┅┅”

为什么国雄会及时出现?

原来是隔壁那个胖太太┅┅

“我看见张太太好象怪怪的跑出去┅┅”胖太太事后告诉警方∶“跑到那个神坛那里,我就觉得不大对劲┅┅那个神坛以前就有听说有在做‘黑’的,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刚好张先生回来找他老婆┅┅我就告诉他┅┅警察先生┅┅阿我这样算不算是协助破案啊?可不可以有那个好市民奖啊?什么?没有喔!你们是在做什么警察的啊┅┅等一下!等一下!你们是那个电视台的?要上电视喔!那我先去梳一下头发┅┅TVES喔!有啦有啦┅┅我都有在看你们那一台啦┅┅就是那个李五端嘛┅┅不是啊┅┅是张雅腥喔┅┅对啦对啦┅┅我一时给他熊熊记错了啦┅┅歹势┅┅歹势┅┅”

“嗯嗯┅┅啊哈┅┅喔┅┅别在那里,我受不了了┅┅老公,我来了┅┅”

越来越不象话!现在是大白天耶!死国雄又在“欺负”玉芸了。

“啊啊啊┅┅喔喔┅┅不要啊┅┅来了┅┅”

“宝宝┅┅我要射了┅┅”

虽然我非常不爽国雄他一再地“欺负”玉芸(虽然玉芸是很喜欢给国雄“欺负”),但是,我相信国雄个能够带给玉芸幸福的男人,所以,看着每次被“欺负”后都一副幸福样的玉芸,我也就没话可说了。

“哇哇┅┅哇┅┅妈妈┅┅爸爸┅┅饿饿┅┅妈妈┅┅饿饿┅┅爸爸┅┅”

“老公┅┅停一下┅┅嗯┅┅宝宝在肚子饿了┅┅嗯嗯┅┅啊┅┅嗯┅┅”

“没关系┅┅呼呼┅┅再一下就好┅┅呼呼┅┅宝宝饿一下没关系┅┅”

“不┅┅不行啊┅┅啊啊啊啊┅┅嗯嗯┅┅老公,又来了┅┅又来了┅┅”

“宝宝┅┅我也要┅┅要┅┅呼呼┅┅”

死国雄!臭国雄!烂国雄!

我肚子饿!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来!

以上的事情是发生在两年前,现在我已经两岁又八个月了。

你或许不相信一个两岁的小子会使用电脑,认为以上所说的都是假的,但不管怎样,我只是忠实的记载着发生过的事实。

总归一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天底下什么怪事都有,信不信由得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