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红霞

时间:2022-09-16 10: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红霞(一)

七月夏日的夜晚是闷热的,虽说有凉爽的空调,而且浑身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小小的真丝短裤,可红霞仍感到一阵阵的燥热。

今晚丈夫又不回家,电视节目调过来调过去没有什么意思,翻翻书本也看不进去,凉水澡冲了一遍依旧如此,只好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关上电灯和电视,闭上眼睛在脑海里胡思乱想。

红霞知道,这种情况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她曾经问过一次当警察的丈夫,丈夫听了哈哈一笑,诡计地说∶“这是你在想男人了。”

虽说丈夫只是笑谈,红霞知道这是真的。结婚好几年了,夫妻俩的性生活一直不是很正常,从刚开始时频繁到现在的平淡,红霞觉得自己好象从来没有体会到像书本上描写的那样如醉如仙的感觉。

红霞不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只是感情极其细腻,生活讲究情调,而粗心的丈夫只顾得工作和事业,却很少顾及到这位美丽的小娇妻。而且经常是十天半月的不在家,红霞不是本地人,朋友又少,闲馀之际也只是独守空房,从电视和书本里去寻找乐趣。往往半夜里从梦中醒来,宽大的双人床上仍只有孤零零的自己。

红霞的手不由得在自己的身上抚摩起来,虽说身上燥热,但肌肤触处却仍是润滑,乳房依旧是那么鲜嫩丰满,小腹还是那么平坦光滑。渐渐,红霞的手探入到被内裤紧紧包裹住的阴部中,轻轻抚摩那颗深藏着的肉点,红霞感到一阵阵的惬意,自慰才能使她渐渐平息下来。

红霞看看表才九点多,就翻身从床上起来,随便套上一件衣服和裙子。街口的拐弯处有一个不大的酒吧,里面只有一个老板、一对窃窃私语的情侣以及一个孤独的男人。红霞选择了窗边的一张桌子,只要了一份冰淇淋和一杯冰水。

《回家》的旋律是那样在红霞的周围环绕,一遍又一遍。可红霞实在不愿回那个孤独的家中。朦胧中,那个男人走了过来∶“都是孤寂的人,我想请你跳个舞┅┅”望着眼前那只手,红霞的心里怦然动了一下。

依旧是那首《回家》,就在桌与桌之间,两人在缓缓地移动。在缓慢的旋转中,红霞感到男人的手开始在她的腰间慢慢抚摸起来,然后渐渐地滑向了她的臀部。由于看不清红霞的表情,男人没再造次,手仍然停留在红霞的臀部上面,却没敢抚摸,只是将脸贴近红霞。

“你的脖子真美,长长的,就象洁白的天鹅。”男人在她耳边喃喃道。

“我别的地方就不美了吗?”红霞将头后仰一下,斜瞅了男人一眼。

男人一楞,随即答道∶“噢不!你别的地方也一定很美,可是我看不到。”

男人的话带着明显的挑逗,可红霞只是轻轻一笑。

于是,男人从红霞的笑中仿佛看到了什么,另一只手也滑到了红霞臀部的另一半,轻轻地、轻轻地揉起来。

当舞曲结束的时候,红霞才意识到两人贴得是那么的近,男人搂得是那么的紧。赶紧挣脱开,并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酒吧。老板依旧倚着吧台象在打瞌睡,那对情侣还在那个角落里喃喃私语。这一次,男人没有再把她引回到原来的座位上,而是领到另一个灯光更加昏暗的角落。

红霞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跟了过去。当红霞坐落沙发上时,男人紧挨着她坐下,一只手试探地搭在红霞的腰上,看到红霞没有反应,就将另一只手盖在红霞那裸露在裙子外的膝盖上。红霞的身体微微一颤,眼睛不敢看那个男人。

“把手拿开。”红霞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变严厉些。

“为什么?”男人略带油滑的腔调,眼睛却紧盯着红霞的表情∶“我一只手在搂着杨柳般的细腰,一只手在享受着美妙的光滑,我怎么能松开呢?”说着,男人的手在红霞那白嫩的大腿上轻轻地一掐。

然而就这轻轻地一掐,使红霞猛地产生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她想站起来,可是就好象身体不是她的一样,怎么也站不起来。看到红霞神情迷乱的样子,男人更加放肆,稍一用劲就将红霞搂进了怀中。

“噢!不┅┅不要┅┅”红霞慌乱起来。

可就是红霞的这声好似呻吟般的叫声,使男人得到了进攻的许可,当红霞试图抵挡正侵入她乳房的一只手时,男人的另一只手却像蛇一般钻进了她那两腿之间。隔着薄薄的内裤,男人灵巧的手指准确地找到了红霞敏感的小点点。红霞命令自己必须反抗,可是两只手是那么的无力。而不争气的下面也已开始湿润了,红霞和男人同时感到红霞的内裤湿了。

渐渐地┅┅渐渐地┅┅红霞瘫软下来,后来的一些情节都已模糊,红霞只觉得自己就象一条轻飘飘的羽毛,在空中飘荡着。象吃了迷幻药,红霞懵懵懂懂的让这个男人领进了一个陌生的房间。接下来红霞就象一只温顺的小鸟,被男人抱起放在了床上,顺从地让男人脱去汗衫、裙子,只有当男人准备扒下她那窄小的真丝短裤时,红霞似乎才清醒过来。

然而男人已容不得她再做任何反抗了,转眼间那层薄薄的短裤就象一张纸似的变成了两半。赤裸的红霞开始反悔自己今天的行为,当男人硬梆梆顶进她的体内时,红霞不由得哭了。然而随着男人猛烈的撞击,红霞渐渐沉迷在一阵阵快感的刺激中。

当红霞懵朦胧胧醒来时,男人早已离去。看着陌生的房间和摆设,红霞就好像做了一场梦。红霞想起身坐起,浑身的酸痛以及下身隐约的疼痛在明白告诉她昨晚疯狂的一夜。

床头柜上有男人留下的纸条∶“漂亮的小姐,我走了,感谢你给与我一夜的快活。你大概很累了,房间开到中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的手机号码就在你的胸罩上,希望你会记得我。”

回到家中,丈夫已经下夜班回来了。红霞赶紧钻进卫生间,拼命地用香皂在身上洗搓,她害怕丈夫能够观察到她神色不安的表情,以及嗅出到那个男人在她身上喷射的精液味。

许多天过去了,粗心的丈夫依旧是那么忙忙碌碌,丝毫也没有发现妻子的异样。几天的思想搏斗,红霞终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个早已凝刻在心里的手记号码。

她的眼睛细心地打量着他的神情,距离很近,似乎能感觉到他那几乎凝结的呼吸。她紧紧地搂住他,搂住这个能安慰她躯体的男人。此时她才明白她的内心是怎样的渴望,渴望他的手他的嘴唇他的皮肤和他的粗壮以及他深处的爆发力。

他知道她有了激动和热爱,一下子抱紧了她,嘴唇不由分说地贴在她由于没有反应过来而微微颤抖的嘴唇上,灵巧的舌尖如同一只在琴键上跳跃的手指,准确无误地找到他要达到的的地方;那舌尖又是那么的柔软,使她产生了含住它的愿望。

他立刻亢奋起来,她感到了它的耸立与无所畏惧。他猛地把她抱了起来急速向卧室冲去,他的手又一次探入她的睡衣,然后慢慢地滑向她的隐私处,那里早已是一片汪洋。

“只一次?”他柔声在她耳边征求证实。

“只一次!”她娇声地在她耳边回答。

他不由分说地撕开她粉色的睡衣,近乎一种强暴的力量,他不管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美妙的袭击怎样的兴奋,也不管她是怎样低沉而又放纵地哀吟。而那种本能的轻柔的呼唤对他来说更是一种激励和鼓舞,这是让他称心、让他毫无畏惧和顾虑地向她发动冲锋的信息。

他的嘴唇从她的脖颈开始下滑,滑过她的胸乳、她的小腹、她的那片密密的毛丛,然后触动了她那深藏在绒毛下的那块幽邃之地。她感到舒服极了,她想到丈夫为她创造的另外一种的感觉,机械而缺乏生命力,比起这种惬意的舒畅可谓天上地下,这是一种势不可挡的魔力。

在他猛烈的撞击下,她渐渐地感到自己好象被一种力量托起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限上升、上升┅┅在达到顶峰时突然坠下。那是一种不能抑制的下落,也是一种快意无比的下落。

当男人滚烫的精液射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她无可抑制地尖叫了,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起伏源于何处,那时她从未到过的地方,一个让她无比惊讶的地方。

她全身香汗淋漓、口干舌燥、瘫软无力,她希望那种感觉能伴随她生命的全个过程。

他是个欲望极强的男人,没有得意非凡的欣赏自己在她身上所创造的阵阵风波,而是想向这个女人展示自己再次攻击的能力。他抬起头,深深地吻住她的嘴唇,一双手高高地托起她的胸乳,搓捏、撕抓。她羞涩地转过头,从对面的镜子里看到了她自己的身姿,火舌一般、闪电一般、蛇一般,但是优美极了。

是她把他触怒了,是她的舌间、她的嘴唇、她的胸乳、她隐私的深处。他要让她如同海滩上的贝壳,重新张开她那躯体之门迎接他,然后把他融化。

她痛苦而畅意的呻吟和他如同发怒般地喊叫又一次在房间里回荡,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深深感到她与这个男人这种畅快淋漓、激荡人心的造爱是多么的无与伦比。

整整一夜,她让他在她的身体里轮番轰炸,他让她体验了不同姿态的感受,他令她心旌摇荡。床上、地毯上、沙发上、浴室里都成了他俩做爱的战场。此时她的心中早已没有了丈夫,没有了伦理和道德,原先仅有的一丝不安和羞愧也荡然无存。他们互相紧紧地揉进对方,是那么的忘情忘命、不愿割舍。

(待续,欢迎各位网友批评指正)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