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刺-前传1-唏嘘

时间:2022-09-16 10: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唏嘘(一)

人的声音,车的声音,空气流动的声,一切一切的声响看似静下了来,一切也停下来。柔丽的头发,及膝的碎花裙,清秀的化妆,高跟的幼带凉鞋,漂亮的女孩子,很美,但在别人的怀里,展露着灿烂的笑容。

可恶,她本来就应在我的怀里的,心中愤恨,悔过。看着那人的手不规矩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纤细的小蛮腰,丰满的胸部,看她,很是受落的样子,水性杨花,淫妇,心中咒骂,怒火中烧。一口气冲过马路,到了她的面前。

“HI~”她微笑地对着我说。

“┅┅”突然间,我无言以对,心中的咒骂一句说不出。

“喂~!”她说。

“你好!”我良又才吐了一句出来。

“这是我的男朋友啊!”她对我说“我朋友。”她喜孜孜的对那男孩子说。

“再见!”她从我的身旁走进,幽幽的香气飘过,回忆,一大埋的回忆涌现,房中的气中,床上的感觉,她的喘息声,汗的气味。

“你爱我吗?”女孩说,黑暗的房中什么也看不,只有着我两的喘息声,和她那诱人的体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爱。”我说。

“那有多爱中?”她再问。

“很爱,很爱,非常的爱!”

“那即是怎样,和没有说没有分别。”

“就是那样爱!”就在她冷不提防,已把她的小嘴封往了,纵是她仍要说,半声也 不出来。手已不规律玩弄着她的身体,那小小粉红的乳头夹在我两指间,她瞪大眼晴,看着我,说不出半句话。刹那已是星眸半开,似很是受用似的。

沿着她那柔滑的身躯,手指在她的身上滑行,走进她的乳房,她的纤腰,她的大腿,往内走去,轻抚那片悠黑森林,到了那粉红的肉河,水声淙淙,深入河底的洞穴去。

“唔~”她轻的把我推开,纠缠着的舌头却不想如此,我俩的唾液连系着,她一抹嘴角,微笑的看着我,雪白纤幼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走过,很痕。捉着她的手,嗅着,吻着。

“爱我吧!”她说。

一搂紧,再一次的拥吻起来。柔软的乳房压到我的身上,但有两点是坚硬的。在那洞穴中很黑,很湿,象是要把我的手指吸进似的,黑暗的无底深潭去,好不容才把手指抽出来。

“给我┅┅”她在我耳边小声音说,夹杂那喘息声,难以叫我去 绝她的要求。

坚硬的肉棒往那肉缝钻进去,紧狭的肉穴,夹紧我的阳具。看她的样了仍象是痛的。

“痛吗?”我问。

唏嘘(二)

“唔┅┅不”女孩轻声的说。

两个身体连系着,活塞似的活动开始着,肌肤的磨擦声,拍打声。血肉似是相连着的,没有了我她的分别。捉紧她的腰枝,一下比一下的更用的插抽着。她遏力的忍耐着,呻呤声的发出,闷 着的声音只在她的喉间发出,但不知为何她这样做,紧抓床单,面儿埋到,到床木去,乌黑的秀发散到雪白[的肉体上。

“啊┅┅”

穿白衣的女站在我面前,不认识的,有点不知所措,回头再望,曾在我怀内的女已走远了,看着她,看不到她身上的服,只有那雪白的肉体在我的记忆中。

再看已不见了。

看那白衣少女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扫视一看,黑色的短裙、长靴,白淅的大腿。

“我撞到你嘛?”我问。少女略为的点头示意。

“对不起!”说了后,匆忙的走了,可以感到少女仍怒目而视的瞪着我。样子也没清楚我便走了。不想结识她吗?自己反问,不,不是不想,这现实,一切也不简单。

匆忙的走过,街,大厦,电梯,门,穿过很多很多的事物忘不了那刹那的幻想,还有,还有那一只白淅的大腿?为何多了,大概也进了我的幻想中。房中十分的宁静,躺到上,闷得要死。想着一切不可能的事的发生,再一次拥有她,拥有她的身体,拥有她的一切一切┅┅

“对不起!”一个不留神把台上东西翻到了。

“唔该!”邻坐的女同学微笑的说,好不可爱。

“不要紧。”我说。看着她,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很久没有过这么的感觉,无意义的攀谈着。说着无聊的笑话,平常的话,时间就是这样的流逝了。

商场,人来人往,很吵,我俩站到二楼看下去,等人的,走动的好不有趣,但我们一句说话也没有说过,站了很久很久,亦没有想过要离去,似是无止境似的。

“有没有男朋友?”看着着她等着她的回应,她只是摇头示意。

“我可以吗?”我再一次的问。

“我们现在不就是吗?”她静看着我说。

“┅┅”呆了,大概有三十多秒。

“不明白吗?”她说

搂紧她,吻到她的面上“明┅┅明”这回她呆往了。

“对不起!我太高兴了!”我说,我俩再静了下来。

对望,随即我们又再一次笑起来。

唏嘘(三)

阳光似是无止的走进窗内,下午,很好的天气,心中硬是不太好过,为什么,是还有话未说嘛,但大太似。看见地上掉着的几片四级小电影,但无心去看,封面展示着女吃力的张大双腿,阴户露于人前,面露笑容,似是很乐意的。为什么,女孩们都是想着如何隐藏着美好的身体。背道而驰电影。

拾起影片,放进电脑中播于,离去。

黄昏,走到酒吧中,一个不常到的地方。人很少但仍是很吵,随意的坐下,只是点了普通的啤酒,浪费着时间。

“嗨!”推销啤酒女郎坐到我的对坐去,酒吧虽黑仍看到她那美艳的容颜。

“不要了!”我说,大概又是推销啤酒吧,我想。

“不~不是那样!”她说

“那怎样?”

“可以和我谈谈吗?”

“┅┅”

“可少见你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到来酒吧的。”她的俯身更接近我说,雪白的乳房,从领口走了出来,丰满~。

“闷呀~!闷得很,这样就是生活。”我说。

“谁不知。”

“夜生活好吗?”我问

“我不喜欢太阳,太刺眼。”

“有时很好,那你很久没见太阳吧!”

“唔~!忘记了。白天我都在睡的。”

“这也不镨,我也有点响往。”

“这只是习不习惯的问题,多了也没有什么特别,谁说人一定要活在阳光下的。”

“只是时代进步的问题。”

“┅┅”一阵寂静,她象是仍有话似的。但始终没有说出来。

“不要说这么严重的问题。”她说。“今晚到我家好吗?”

“我没有钱的。”我说

“喂~”她厉着我

“我明了,到你家说笑话嘛!”

“嘻~”象是天真女孩般笑了出来,看呆了我。

“三点,到酒吧门口接我吧!”她说。

“啊~”

“人客多了,我回去工作!”

“再见!”她挥挥手,美好的身段没入人群,忽然又见其身影出现,忙个不停,满面堆起笑容。

不妨碍她,便离开酒吧。

唏嘘(四)

离开酒吧时已是十二时,还有三个多小时她才下班,到那里去?夜游的人出了,性感衣着的少女,男孩兴老的我大概看不见或是不去看而已,永远的新潮在街上去走,不知到哪里去。

经过公园,树菔中仿动,定有人在内,好不容易才压下好奇心不去看,但仍是走进公园中去。走到凉亭中躺下,看那漫天的星秀,很壮观。很多的事在脑中流过,从前的事,奇怪的纺想,还有女人的身体,一个个赤裸雪白的身体。

“┅┅”私私窃语,两个穿着黑衣的少女不知可时已坐在凉亭的另一处,美丽的面容有着锁不往的哀愁,但年已仍是很轻,顶十六,七。

黑色的皮短裙下,露出,一双美丽的大腿。另一女孩的指尖在那大腿上画图案,柔黑的发丝遮着美好的面庞,但仍看出那极浓的妆。两女相拥,抽泣声阵阵传来。

“ ~ ~”良久,传呼机的声响,两女便离去。看看时间已二时多了,才打算离去,一本细小的记事簿在方才那两女的位置上,好奇心的驱使下拾起了它,收起来。

酒吧中,人已散了不少,啤酒女郎再坐到我的面前,但没有话。

“我去换衣服!”说完离去,看着她对酒吧的人交待了几句,一会儿回来了。

“可以走了?”我问

“唔!”她点点头。

离开酒吧,穿过好几道冷巷,到了一座唐楼。

“好危险啊,”我说“不怕吗?”

“小偷也要睡的”她说。

“你呢?”我问,她回头略一微笑,不置可否。已到了她的家,但没有亮灯。很普通的家没什么特别,但感到是有一点乱。只靠窗外透过的霓虹灯的光。

“不开灯吗?”我问

“我怕光,到我房吧!”她边说边脱衣,只剩下内衣,盘膝坐到床上,很大的床,她拍拍床,我坐到她的身旁去中。

“想我说什么的笑话?”我说,她那纤细的手指按到我的嘴唇上。

“干我!”她说。

“为什么?”我问。

“只要干我就好。”她说。

“我没准备好。”

“我帮你。”她拉开我的拉链,把的阴茎含到口中。

脱了衣服,肉棒在她的口中涨大,抚摸她那雪白的粉背,解开她的胸围,双乳像释放似的走出来,比预期的小,但有着不可思意的美好形状,一手刚好抓往了,手指玩弄着她的乳头,乳尖发硬,乳房更发活力似的。她仍是自若的含弄着我的肉棒,却没快感下而象下来,没有呻呤声的发出,仍是一片的满不在乎。

唏嘘(五)

捉着她那细小的肩膊,使她的小嘴离开。看着她,吻她唇,舌头互探到口中探索、缠绕。脱下她的内裤,手指走到那肉缝中,玩弄着那个肉芽儿,泉水已沾湿我的手,探到更深处,象是到了无底的洞穴。

她推开了我,象小狗般伏在床上。

“小心点,不要抽错。”她笑说。

“哪会!”鲜艳的肉缝在黑暗中特别的耀眼反映着,霓虹灯的光彩,肉棒在那两片阴唇处轻擦,待 的娇羞的美态,但有点的失望,她仍是自若的等待。往那肉穴深插,不紧也不松,轻易的没根了。

宁静的空间,只有肉体的磨擦与拍打声,看她那柔弱的身体摆动,迎合着我的动作。没有呻呤声,喘息声,看着她很是轻松,小心的拨着散乱了的头发。

离开她的身体,使她躺到床上,捉紧她的手,看那双大眼晴,突然间有不忍再插进,但还是做了。

赤红的肉棒,再次在那片阴唇上轻擦,爱液如水流出。

“有点痕。”她微笑着。

“这样呢?”肉棒一鼓气的插去,两片嫩唇也翻了进去。

“痛~等一等。”她摆按着她的双手,弯起来,仔细的检视着自己的小穴,把几根几乎带了进去的毛拉出来,整理好毛发。

“可以了。”她用双手撑起往自己的身体,看着交合之处,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象与人做爱的不是自已一样,旁观者般。

很奇怪,只好自顾自的努力插抽着,插了数不下。

“射进去?”我问

“不紧要。”她说,于是在她的体内泄了。

她放开双手躺了下来,有如放下了什么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有点呆滞。

“舒服吗?”我躺到她身旁,搂着她。

“很好,感觉很好。”她说。

“看不出。”

“没说谎的,只是觉得不需像小电影中般被抽得面容扭曲、呻吟大作吧。”

“干你的男人很没趣的。”

“没趣吗?现在补给你,呀┅┅唔,爽死了,不┅┅大力点┅┅呀┅┅”

“不需了。”

“又要干了吗?”

“不是。”

“但你又在我体内涨起来。”

“谁叫你呻吟得这么动听?”

“那要吗?”

“不,只要搂着你好好的睡!”

“唔!”看着她合上眼,不一会便听到她那悠长的鼻息了。

唏嘘(六)

“唔~”她只是动一动身体,又再静下来,继续到她那甜梦中去。

不知不觉已是中午,啤酒女郎仍在她的睡梦中,到了她家做了一次便到现在,名字也不知,感觉有点奇怪。被阳光照耀着睁开眼晴也有点困难,静悄悄的起床,拉上窗帘穿上衣服离去,留下她在那黑暗的房中。

“ ~ ~”手提电话响起。

“喂~我找了你整个早上。”一把女声说。

“你是┅┅”我说。

“是我!食饭吧!”她说。

“为什么?”我问。

“出来再说!老地方!”她说。

挂了线,到相约的地方去。

“等了很久?”她已在餐厅的一角。

“不!”她说。

点了菜后我俩静了下来,想不出一点话题,看着她,有点消 了,乌黑的柔发遮着有点憔瘁的面容,碎花的吊带裙,显露出仍是丰满的身材,是一个熟识的身体,不知多少个晚上,她那赤裸的身体在我的怀里睡着,每一寸都是那么的了解。

“呀~呀~”她俯伏在床上,口里呻吟声连绵,我在她的身后抽插,爱液不受压抑似的涌出来,沿着她那双美丽的大腿流下,吱吱作声,捉着她那蛮小的纤腰,一下比一下的更用力插进去,更深入,似是已顶到那子宫的尽头。那双犹如倒挂着竹笋的双乳在空中舞动,画出无从捉摸的轨迹。

“停┅┅停下来~呀┅┅”在断续的呻吟中唤了出来,她那紧捉的床单已被汗水全沾湿了。上身已倒到床上去,急促的喘息盖过那微弱的呻吟,放开她的身体,爱液如涌泻下,小穴快促的抽搐着,她回头过来,扭曲的面容带着笑意,但仍然美丽。

“怎么了?”我问

“可以了,再来吧!”她一股脑儿搂上来,四片嘴唇紧系,舌头再到她的口中。抚摸着她身体每一寸的肌肤,光洁的粉背,那雪白的盛臀,再回到那丰满的乳房,不往的搓弄,在手中有如泥胶般的变形,玩弄粉红的点子。在那挺硬的乳蒂上扭动,似是要掉下来。

她的双腿缠到我的身上,坚硬的肉棒 着她的阴户,在那肉缝间乱窜,硬是找不到那洞口似的,索性双手捧到她那盛肾去,手指摸到那肉缝,翻开了它,爱液又如泉般涌出。

“吱~”肉捧又一次封起那洞穴了。

唏嘘(七)

满身的汗水气息,温热的空气,我俩的身体疲累极了,在黑夜中说不出一句话,紧搂着对方的身体,虽然是很热,但是我们都不在乎。

“分手!”她说。

“┅┅”我呆住了,无言以对,我仍是搂着那赤裸的身躯。

“分手~”她再说了一次。

“为什么?”我问。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觉得到此我地应该分手了。”她说。

“那现在又是什么?”我问。

“我仍爱着你的,我不能忘记你,对不起,我现在要走了。”她挣脱我的怀抱,穿起单薄的衣服,开门离去,头也没有再看过我一眼。

“碰~”门关上,我没有打算去追或去挽留她,可能有用的,但我没做到。

走到窗前,只看到她的背影,停了下来,象是想到什么似的犹疑了一会,还是走了。

“近来好嘛?”我问,但是昨天才遇到她。

“不~不~错。”她说,静宁的吃着午餐,看着她仔细的一口一口吃着,没出过一句声,良久才完成,结了帐便离去。

“有话要对我说吗?”在离开时我突然的停下来说。

“┅┅”

“说吧!”

“没有了”她说,再一次着她的背影消失。

地铁站,人来人往,挤得要死。零钱~零钱,找到了,还有一本记事薄,不是我的,随手打开一页来看。

也是黑夜晴

这是第七十二日,很累了,不想再做下去,今天做做的是一个肥佬,很重的身体,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当初似是被强经的感受没有了,也没有了快乐。

夜七十三日晴

第五次吃那些药,感觉很好,可以完全忘记一切,疯狂的做爱,很努力,但打赏不多,要快点储钱。

七十四夜阴

明问我去不去做,三倍的价钱,我答应了,临走前,明打两倍的药给我,今天没有开工。

盖上了它,乘地铁回去。

唏嘘(八)

念念不忘那记事簿的内容,我没有勇气再去看那内容,不想再去看那主人的经历,再翻开它看了看,便依者它所写的地址去。

到了一所很残旧的大厦,快要住不了似的,滴着水的楼梯,老人家擦身而过,终于到了地址所写的。

“叮~当~”按了门钟很久,但仍没人来应门,大既出了去吧! 转身便想去。

“呀~!”碰到两团柔软的东西,少女的乎调用声响起。

“对不起!”口神过来,少女仍长大双腿的坐在地上, 红的小背心,白色的短裙下春色尽现,黑团团 一片,伸起洁白的玉手向着我。

“碰跌人,还不拉我起身!”有点嚣张的说。伸手很谷易地拉起她那轻盈身体,她轻轻的扫扫身上的尘土掏出锁匙开门进去。

“嘿~!”我叫住她。

“还有什么,想识我吗?”她说。

“不,只是有点东西你大慨也想要回的吧!”我说。

“记事簿在你那里?”

“是~”

“你有没有看到内面的东西?”

“我可以说没有吗?”

“那进来才说吧!”她说。

她的家内粉色的布局,十分柔和,一点凌乱的感觉也没有。

“坐吧!”她说。

“你的。”我抽出她那本记事薄递到她的面前,她犹疑了一会才接上手,紧扼。两行泪水如泉涌出,面上划出两行泪痕。

“可以给我揽一揽吗?”她呜咽着说。

“┅┅”不待我说,她便紧搂着我,伏到我的臂膊上,哭起做。我什么也做不到,轻抚着她的头发、雪白的粉背。良久,她才定了下来。

“对不起!”她说。

“不要紧。”

“你要不要干我?我平一点给你。”她说。

“不好了,你真的欠了很多的钱吗?”我说,她只点点头。

“我借给你好了。”我说。

“不~不太好的,我就连你是谁也不知道。”她说。

“怕我是怀人吗?”

“那始终不太好!”

“我助你还钱,你找到工才慢慢的还给我!”

“真的?”她说。

“骗谁你!”我说。

“这次送的!”双手缠到我的颈上,嘴唇封上来。

唏嘘(九)

她的唇象是有磁力的吸着我的嘴巴,松不开来,只好迎上她,舌头走进她的嘴内,探索着她那丁香小舌,互相纠缠。

的手在她的身上己不规矩地在她身上乱摸,抚摸在她的纤上,探到那雪白的裙内,正如刚才所见,内里是空空的一片,一摸进去,便是她结实的盛肾,在那只股间慢慢的滑下去,经过那菊门,到那己经湿润了的蜜穴,两片阴唇象是烧起来的温暖,两唇间,找紧那凸出来的一点肉芽儿,只是轻捉一下,总己象是受不了似的扭动着腰枝。

她略略的推开了我,纠缠着的舌头好不容易才分开。她一抹嘴角的唾液,星眸半闭的看着我,。她绕手到身后,拉链一拉,裙子应声堕地,黑白的分明的下体展露在眼前,粉红色的肉光在那茂盛的森林下展露着,探手再到那开发中的森林,河流在其间活动。爱不惜手地抓着把那只,乳房像小孩子般轻齿着那鲜红的乳蒂。

“唔~~唔~~”她喉间呻吟轻作,扭着那柔软的身躯,手到我身上乱摸,不一己为我脱光了衣服。

红得发紫的肉棒,早己挺了出来,她躺到茶上,一封任人鱼肉的样了,双手大力的抓着茶的边沿,闭上眼晴,秀发散到身上,双乳并无因此扁成一片,更是坚挺起来,雪白的肌肤衬托下,两点乳蒂更是格外诱人,一口便含上了其中一点上,牙齿磨着它,手亦不空闲过来,抓着另一只乳房,搓圆按扁。她早象是忍受不了的喘着气,微微的颤抖着。

好不容易舌头才离开乳蒂,绕那圆浑乳房舔了一个圈,沿那纤腰,慢慢滑下,穿过丛林到那河流去。才放在地上的一双腿,一并架到茶之上,两个穴洞清晰展露眼前,伸头过去,鼻尖刚好顶到那阴蒂处,轻擦下便硬起来。舌头翻开那两片嫩肉,小穴的洞口展示出来,一时间,爱液突涌,只好一口封上,全数含到口内。

“呀~~啊~~~~不~行~了,快~快点~~~~来吧!”

此刻,她早己按捺不往,呻吟大作,扭着上身,茶上的东西也扫下来,双紧夹着我的头。

挺硬的肉棒也是时候过去了,站起来,对着那两片嫩肉间,便一口气插到底了。

“啊~~~~~~~~~~~~~!”她的面容扭曲,象是很痛的样子。

“痛吗?”停了下来,轻声的问。

“唔~”她睁开大眼晴,摇头。

我再一次在她的身体内轻轻的抽动,渐渐愉快的呻吟声她的口中哼出来。力量与速度增加,强烈地在她的体内抽送,她的身配合起来摆动身体,阴道有节奏的收放。

扶好她的身体,一反身,她己伏到茶上,抽送动作一下下的拍打到她的盛臀上,“啪啪”有声,她摆动的身体,乳防在茶上,“吱吱”的擦出声响来。

再百来下,阴道收紧,抽搐似的,她高潮来了,我亦射到她的体内去。

唏嘘(十、完)

离开她的身体,走到她的身旁。

“你也累了?”把她抱起,带到房中,轻放到床上去,我坐在床边看着她,她微笑的看着我。

“你也上来吧!”她说,我只是摇摇头。

“来吧!”她软语哀求着,我只好到床上躺下来,搂着她。

“安心睡吧!”我说。

“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在做完爱后有男人搂着我,与我一定睡了。他们做完便┅┅”她说。

“那好好睡吧,我陪你到你醒来。”我说,她微微一笑,闭一上眼睛,到她的梦乡去。

看着透进来的阳光消逝,一线一线的消失,黑夜终于又来了。此刻她再次醒来。

“没睡过吗?”她问我。

“没有,要多少的钱?”我问。

“二十万。”她底着头,抓着被角,不好意思的说。

“你随我行还是在这儿等我?”

“跟着你!”

我拨了电话,不一会钱便送到来了。

“回去吧!”送钱来的人说。“我们等着你的。”

“我会。待我辨完一点事吧!”我说。

“那自己小心了!”他说完后便走了。

回头看那,那少女凝望着我,象是有话要说似的。

“想问吗?”我说。

“唔!”

“迟一点再说给你听!”我说,少女不其然的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在哪儿?带我去吧!”我问。

穿过几道的大街、小巷,再上了一座唐楼中,霓虹光管满布,到一个单个位内,红色的灯光照遍全房。

“你来了!”纹身汉着少女说。“快点开工吧!”

“┅┅”少女无言以对。

纹身汉看了我一下便问∶“你是谁?”

“我来替她还钱的!”我说。

“很贵的!”他说。

“不用多言了,找个有头面的人来见我吧!”我说。

纹身汉走去拨电话,我与少女到沙发坐下,看的身体不往的发抖。

“不用怕!”我握着她的手说。

“等一会吧!”纹身汉说。“为什么为她还钱!很熟的吗?”

“不!”我说。

“干一次,只是三百而己,用不着费这么多的钱!”他说。

“这没关系吧,没有原因┅┅”我说。

“钤~~~”电话响起,纹身汉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到床中带了一个少了出来。

“待会才与你谈过!”纹身汉带着少女到我面前交待说。

“是你!”我看了少女一眼便知是她了,一个我喜欢过的人,与其渡过不少的晚上。

“对不起!”我说。

“昨天为什么不说?”我问。

“但现在己不关你的事!”她说。说完便走了。

取回借据,便与少女离开,不知不觉间又一次回到那间酒吧去。

“又来了!”啤酒女郎说。“她是?”

“朋友。”我说,在酒吧中一直的喝酒直到醉倒为止。

醒来时己是在少女的家中,她坐在我的身旁,把报纸递给我,指着一段很小的新闻。只是大概说她死了原因,一幅生前和死状的相片,她是自杀的。

少女定神的看着我,我对着她笑,抚摸着她的头发,好一会才停下来。

“跟我回去吧!”我说,她点点头回应我。

推开深重的大门,光透进屋内,我再一次回到这华丽的世界中。

“冥少爷!”工人说。

“唔!”我说。

“亚言~!”少年从楼梯走下来说“二年了!”

“我还不是回来了!”我说。

“她是┅┅”少年指指我身后的少女说。

“她是~”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或是说我从未记过她的名字,我回头向她打个眼色。

“凌婉!”她说。

(全文完)

后记∶

这是《刺》的前传,而《刺》本身是未完的,这个才是故事的开端或是说某一个段落的开端,而这个故事之后还有一到两个故事去连接的,所以这是一个暂时的终结,再者每一个故事都宏大,在乎的就是写不写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