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宋辉

时间:2022-09-24 09: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二十五岁的张翠娟匆匆赶到舞蹈学校排舞,准备参加明天一场舞蹈比赛,院长宋辉亲自在细心指导着她。

翠娟读书不成,中三就被停学了,先后做过快餐店、售货、收银等工作,工资低又没前途。为了出人头地,二个月前来舞蹈学校习舞。难得院长另眼相看,只挑选了她一个人出赛。

她见过宋院长,急忙走入更衣室换舞衣。院长从另一个暗门走人更衣室,躲在一堆舞衣中间偷看。张翠娟身高五尺六寸、颇有姿色,难得的是具有魔鬼般的身材。当她脱至只有胸围内裤时,她那对重量级大豪乳,真使男人神魂颠倒。

为了穿上紧身舞衣,她脱去胸围,两只古铜色又结实的乳房在微微抖动着。

宋辉已悄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扑上前,自后抱住她的腰,一只手大力扯下她的内裤、另一只手在腰间将她抱起,左脚穿过她的两腿间、踏住内裤,将它脱了出来。

这一切极为迅速纯熟,以至她落地时才懂得挣扎。两只大奶在镜子的反映下,摇动得令他有马上射精的冲动。他上下其手,一只手向下狂摸她的下体,另一只手乱摸乱握她的奶子。下体又热又滑,手指在阴道口有灼热湿滑之感。而一对豪乳在他力握之下,弹力惊人!她的一束马尾长发,凌空飞舞,扫在他脸上异常刺激。

“院长,你想做甚么?快放手吧!”她大惊。

宋辉已将她推倒在小床上,让她的双脚垂在床下,他那冲动的阳具,已开始向小坑道挖掘。他捉住她两手、看着她两只大奶的挣扎乱摇,口水滴在她的乳房上,急急忙忙地伏在她身上吸吮她的乳房。她大叫救命,扬言报警。

“你想告我,就取消你明天的演出,你一生的前途也就完了。你只能去做快餐店,支取每小时十几元的工资,但你如一举成名,明星歌星都有得你做。”

张翠娟陷入沉思。宋辉放了手,轻揉她的乳蒂。她闭上了眼,乳蒂硬了、大奶子也像气球般胀大了、并且连阴道也潮湿了。

他大力一冲,阳具完全进入她的阴道内。她吃惊地抖动了一下,脸色有点苍白和紧张。宋辉开始吻她的颈,沿颈吻上面、然后是嘴。她最初只作消极抵抗,小嘴被吻毫无感觉,但他的下身作旋转式运动,一下又一下刺激她的阴核,使她十分难受。他的两只手又力度适中地握摸她的豪乳,使她的心加速了跳动,喘息起来了。

终于,她忍无可忍,回报他以热吻,两只手放在他背上,逐渐抚摸着他的背腰和屁股。当他两只手扶住她的盘骨,暂时不吻她,而用力压住她的下身狂插时,她全身似火烧、大汗淋漓,两只大白奶在他的狂插中,加上她不能自制的蠕动中狂舞起来,汗水沿她身上流向乳房、再流向小腹、下身!

“啊!好舒服,大力点!”她呻吟了、邪笑了。

她有过一些性经验、那是和以前的男友,但从末试过性欲如此强烈和兴奋。

宋辉索性托起她的屁股狂插,她闭上眼全身狂动配合,两只大奶跳动如海中的大鱼跃出水面,大奶跳动太快了,便似一群大鱼狂跳。张翠娟眼内射出淫光、将自已的嘴唇都咬破了,当他伏在她身上不动,一手握奶而且在吸啜另一只奶时,他终于射精了。

她淫笑大叫、紧抱着他,大力捏他的屁股,又忍不住一只手扯住他的头发向上拉,移近她的口,和他狂吻。她的屁股也极力向上挺高几次,在他发泄完时她又忽然象死尸般动也不能动了。

宋辉在餐厅喝着咖啡,回味几个月前的往事,微笑着。现在张翠娟已成为小明星,也拍过电影了。他心目中现在有两个猎物,一个是二十二岁的黄小环,一个是离婚妇人陆美贤。后者已在他掌握之中,而黄小环,虽然感激他的栽培,但要得到手,恐怕要多费一些功夫。幸好她已答应了今晚和他单独吃饭,庆祝她的生日。

晚上八时,宋辉和他的舞蹈员黄小环在一家高级餐厅吃饭。她很美,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胸脯虽然不及波神波霸,也算是丰满。在他看来是更胜一筹,因为那个波霸其实也太大了!

黄小环多谢他派她做代表去外端口参加舞蹈比赛,宋辉称赞她的聪明,他说:“世上有才能的人不少,但也要有机会发挥呀!”

他知道小环是因为失恋才来学跳舞的,并且看过她和男友的合照,他也知道她对男友仍念念不忘,所以便问起她以前男友的近况。

“我当他死了,不要提他好吗?”

见她有些激动,他便取出复制她男友的照片,照片经他的黑房加工,将一个性感女郎移到他身旁。黄小环一看,变了脸色、撕碎了相片。她生气得一对丰满的乳房也抖动了。

“我最近见过这小子,便先拍下照片,再跟踪,看见他和那女人走进九龙塘。”

她冷笑,外表若无其事,却喝起啤酒来,而且喝了不少。宋辉鼓励她努力,将来一舞成名,有大量白马王子任她挑选。

果然,黄小环在酒精刺激下,变得兴奋,说要回舞蹈学校练舞,此举当然正中他的下怀。

宋辉带她抵达他的学校时,是晚上十时许,所有学员都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看她有五,六成醉意,脸红而兴奋,倍感她的娇艳。当黄小环想去换舞衣时,宋辉建议她脱去衣服,只馀下胸围三角裤便可以,那和跳土风舞的舞衣分别不大。

她照做,脱至三点式,跳起土风舞来。她本有五成醉意,在跳舞之下,酒精加速进入血液,变成有七成醉,步伐也不稳了。米辉在她身旁欣赏,她的两颗饱满而结实的乳房,在她的跳跃中如一排排波浪向他打过来,又象一条深海大鱼在两个浅网内挣扎着狂跳。再加上她的醉态,使他无比冲动。

他自巳脱去衣服,只穿三角裤,趁她站立不隐扶住她的腰,要和她练习贴身舞。她已有天旋地转之感了,而他紧抱着她,硬了的阴茎轻磨她的下身,使她出现一阵紧张而徨恐,要推开他又不敢。宋辉放了她,悄悄取来一把小剪刀,在和她跳贴身舞时剪开她两边的内裤,内裤便自动跌在地上。他更大胆地从自己的内裤拔出阳具来,紧贴她的阴户,在双双起舞中,一下又一下磨她的阴道,并且像电钻般钻入了她阴道的三分之一!

她发觉有点不妥,用手去摸,握着他的阴茎,大惊失色地尖叫起来,就象在水中捉住一条挣扎的水蛇一样,马上抛弃。

她推开了他,自己也后退着说道:“你想做甚么!”

但她脚步不稳,退至一张乒乓球桌旁,上半身向后仰、跌躺在桌上。宋辉已无法忍受了,马上脱去内裤、上前扶住她的腰,阳具大力一插,完全进入了她的阴道内,并且一手抓住她的奶罩,扯了出来。黄小环疯狂挣扎,两只怒耸的乳房如汹涌的波涛向他打来,他伸出手乱抓、下身用力狂插她七、八下。

她是女性,加上酒醉,反抗的力量不大,但却叫起救命来。宋辉又以取消她出外比赛作威胁,仍不能使她就范,以致他不敢向她发泄,拔出阳具后退。

黄小环一手拾起胸围,宋辉大声说道:“小环,我只是为你出一口气而已!你以前那个男朋友,正在前面,和他的新女友在耻笑你,你看见吗?”

他知道酒醉可使人产生幻觉,在他有意的引导下,一定成功。她果然四处张望,象个疯妇跌跌撞撞,朝宋辉走近,怒视着他,并且一掌重打在他面上。她将宋辉当作抛弃她的男友了,于是他自己跌躺在地上的弹弓床上,黄小环果然骑在他身上打他,他一手扯住她的头发向下扳,她便压在他身上,他的阳具也自动进入她的阴道了。他两手大力握她的乳房,假扮她的男友说:“小环,我始终爱你,我和她分手了。”

然后,宋辉狂吻她的嘴。她信以为真,和他热吻,大力摇动屁股、大叫呻吟。宋辉将她反压在下面,狂抽猛插她的阴道,两手力握她的劲波,握至她连声怪叫。

但此刻,痛感使她略为清醒,醉眼之中,她也已经感到这男人不是她的男友,他是宋辉!她又挣扎起来。但是刚才的热情奔放,巳使她出现快感了,况且他已占有她了。

如推开他,只是外表上的贞节,并不能抹去她失身的事实,而且会失去高潮,更甚的,是失去出外比赛的机会。

但是,她又不能不挣扎,否则身价便大跌了。可是,她越挣扎、快感越多,甚至被迫呻吟叫床了。她渴望他力握她的乳房,他照做了。她想他吻她的嘴、大力狂插她,他也从她的淫态中得到指示照做了。可是,她真的彻底变成一个荡女,如何是好呢?

“小环,我是大坏蛋,我侵犯了你,但你太迷人了,我不能自制,你杀死我吧!”

他的话终于使她保存正经女人的形象了,她狂喜,紧抱他迎合着,狂呼呻吟了。而他也狠捏她的大腿、咬她的奶、向她射精。

这事发生之后,黄小环没有追究他的责任,但宋院长的女学员们从此却对他怀有戒心,而他的太太也几次接到神秘女子电话,说她丈夫乱搞男女关系。

宋辉一时四面受敌,有几个月的时间不敢再胡来。有一次,他参加全港舞蹈比赛,挑选了有潜质的陆美贤共舞,得到了亚军。从此,这个三十馀岁的离婚妇人就变得风情万种,常以眼光引诱他,似乎若即若离。

有一天晚上,陆美贤在练舞中弄伤了眼,要求宋辉送她回家。他送至她入屋,美贤倒了两杯汽水,一人一杯。他注意到,她不时对他含惰脉脉,更“不小心”将汽水弄湿了胸脯。他急忙用手替她抹,乘机捏了她的奶一下。她全身触电般抖动起来,却说去换衣服。不久,她身穿透明睡袍出来,没有奶罩,一对巨大的钟型奶在他面前微微抖动。

她的脸红似火烧,嘴角泛起淫邪之笑。

正当他想抱她求欢时,她却又站了起来说:“辉哥,你应该回去了。”

他又紧张又疑惑,只好起来。陆美贤走去开门、她那水蛇腰和摇动的屁股、加上高跟鞋的响声,使他神魂颠倒。她开了门,等他离去。看着她两只大奶近在面前几寸地微抖着,他又不想走了,再近一点看她的两团白肉,两团白肉竟摇动如风吹树上的果子,而且正在神奇地胀大着,那是她急速的呼吸、和身体不能自制的震动呀!

“你!真的要求我走吗?”

“是呀!夜了,我也要休息。”她笑了,热烈而充满色欲。

“我不走!”

“为甚么呢?”她明知故问。

宋辉一手抱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扯开腰带、狂握她的奶,口里吸吮着她的一只奶,使她狂笑起来,一对豪乳在骚动中更迷人。

宋辉已如箭在弦,剥去她的内裤,自己也迅速脱光,抱紧她狂吻,另一只手乱摸她的奶子,阳具向她狂插。但陆美贤一步步后退,以至他的阳具无法进入她的阴道内。忽然她向后一仰,和他双双跌在床上,他在下跌之中吃了一惊,但迅速向她用力插入,完全占有了她。

她浪笑起来,全身骚动,咬他的肩、捏他的大腿,而他也咬她的豪乳,大力在她阴道里抽插。她很快便呻吟叫床、手脚乱舞,象个疯妇,他也很快向她狂泄。然后,两条肉虫相拥熟睡。

宋辉和陆美贤热烈地相爱着,每星期都有偷欢,好象一对夫妻。她也不介意他有太太,也不要求他和太太离婚,只要能时常见他、和他做爱就足够了。

至于为甚么?她说:“我喜欢你美妙的舞姿,特别在公众场合,当你抱着我双双起舞的时候,我感到最快乐、最光荣,也很骄傲。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林间的仙女!”

这三十馀岁离婚妇人对他偶象式的崇拜和热爱,宋辉也感到自豪,她不但是最能欣赏他的人,她那床上的骚劲也使他永不能忘。

但是,纸包不住火,宋太太终于知道了,并且有一次在路上和陆美贤狭路相逢,掌掴了狐狸精,惊动了警察。

宋辉赶到了,他不理太太,而去安慰陆美贤。事情恐怕要悲剧收场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