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GS美神外传

时间:2022-09-30 09: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美神令子的办公室里

横岛摸了摸头上刚刚被美神用脸盆K到的脓包,心想∶“我是为何才来这里打工的呢?绝不是1小时250元的薪水,而是┅┅而是┅┅”

想到这里,横岛露出淫邪的笑容,胯下又忍不住胀了起来。

这时,从浴室里传来美神的怒骂声∶

“笨蛋横岛!有时间偷窥我洗澡,不如现在去帮我到厄珍那里拿灵符!”

“是-是-”横岛有气无力的答应着。

厄珍堂-

“嗨!厄珍-我来拿美神要的灵符了。”横岛才一进门,就高声喊着。

“喔!原来是横岛呀!”只见一个长着两撇八字胡,头戴墨镜,满头白发的老头坐在柜台后,笑嘻嘻的看着他。

“嗯-跟平常一样,把符咒给我,我好回去交差。”横岛没好气的说着。

厄珍看到横岛一脸狼狈相,心里也了解发生什么事。他一边整理符咒,一边笑嘻嘻的问道∶“这次是偷看洗澡,还是想吃豆腐啊?”

“唉-”横岛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没回话,心想∶“难道美神魔鬼般的肉体对我来说,只是春梦一场吗?天啊-太惨啦!我不甘心!!!”

想到后面,竟然哭叫了起来。突然,一个装满灵符的背袋砸到横岛脸上,让横岛摔了个四脚朝天。他摸摸鼻子,站了起来,正要发怒,只听厄珍问道∶“横岛,你想不想完全的征服美神啊?”

横岛一听,满腔的怒火马上熄灭,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横岛急切的问道。

“嘿嘿-”

厄珍干笑几声,接着,从怀里拿出一瓶拇指般大小,粉红色的药水,大声说道∶“要实现你的愿望,就靠这瓶啦!”

“这┅┅这是什么玩意啊?春药吗?”

“没错!你猜对了,就是春药。”厄珍答道。

“没用的啦,美神敏锐的很,不管加到食物或饮料里都没用的啦!”

横岛显得有些丧气。

厄珍神秘的笑了笑∶

“这瓶可不一样喔!这可是我托朋友好不容易才从南美带来这一小瓶的呦。

而且重点是马上见效!”厄珍后面还特别强调。

“南美又怎么样?”横岛有些不解。

厄珍便开始讲解。

“一般的春药对美神无效,是因为那种特殊的气味绝对会让美神给查觉,但是,这一瓶特别由巫师下过咒语的,可就大不相同了”

“是吗?哪里不同?快告诉我!”横岛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只要把美神身上的东西,象头发或指甲之类的,泡在这药水里6小时,等药水变成美神所无法察觉的味道,到时她再怎么防,也防不了啦!嘿嘿--”

说到后面,厄珍竟淫笑了起来。

“太正点啦!真是太谢谢你啦!”横岛不住口的道谢,忽然,他心念一转∶“咦?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企图?否则,干嘛对我这么好?”

横岛斜视着厄珍,露出了怀疑的眼神。

厄珍哈哈大笑,说道∶

“我当然是想分一杯羹,怎样?不然,你就只能每天自我安慰了。”

横岛顿时陷入了苦思。他说什么也不愿跟这个老头一起分享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但是,一想到刚刚厄珍后面那句话┅┅

“成交啦!”横岛一把抢过药水,大声回答。

横岛走后,只听厄珍喃喃自语∶

“另一个原因是那瓶药过期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接着,横岛回到了美神办公室。

而美神早就已经洗好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横岛了。

“你真慢ㄟ,看来要再扣你的薪水了。”美神不耐烦的骂着。

“不要啊-美神!再扣下去,我连泡面都没得吃了。”横岛一听,不停的求饶。

“想要我不扣你薪水,做事情就勤快一点,别拖拖拉拉的。”

“好,好。”横岛恭谨的回答着,心里却想∶“你再神气也没多久啦!”

结果,当天横岛便趁着扫地的时候,偷偷的捡了一根美神掉落的头发。回家之后,他便马上把那跟头发泡在药里,然后满足的躺在床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要如何如何┅┅

隔日下午-

美神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一边喊道∶“横岛,给我拿一罐啤酒来。”

“好!马上来。”

横岛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帮美神打开之后,急忙把已经变的跟美神头发一样颜色的药水给倒了下去。

横岛心想∶“机会终于来啦!”啤酒拿到美神面前时,竟感动的忍不住热泪盈眶。

“你哭个什么劲啊!”美神不解的问。

“没有啦,我只是在想能在你这里打工,真是太幸福了!”横岛哽咽道。

“你又在发神经了吗?”美神说完便把啤酒喝了下去。

横岛一见美神喝了啤酒,马上象一只饿狼的向美神扑去,狂喊着∶“亲亲美神-终于让我等到啦!”

结果,“碰!”的一声,只见横岛的脸上印着高跟鞋印,倒在地上抽搐着。

美神冷冷的说∶“我看你真的病的不轻。”

接着没多久,美神想回卧房睡午觉,她进门前还叮咛着横岛∶“记住!如果有客户上门别忘了叫我。然后,老规矩,想趁本姑娘睡觉时侵犯我,杀-无-赦-”

美神最候还特地把最后三字拖的很长,接着“碰!”的一声,关起房门。

横岛吃了鳖,马上打电话去骂厄珍。

“原来南美的巫师也靠不住啊!我也没办法!”厄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横岛气的只想吐血,但终究改变不了事实,只能悻悻然做罢了。

由于美神在睡午觉,横岛也闲闲没事做,只好偷偷放从家里带来的A片看。

“本来应该要是跟美神一边观赏一边做的,现在┅唉-”横岛哀怨的想着。

横岛孤单的看着电视,虽然荧幕中香艳刺激的画面不断,却一点也引不起横岛的“性”趣。

突然后面响起美神的声音∶“喂!横岛,你在做什么啊?”

横岛一听到美神的声音,全身犹如遭到电击,飞快的关了电视。

“惨了!肯定又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横岛全身不停的冒着冷汗。

接着,突然一双温暖的手臂从背后抱住横岛。横岛只觉得两团柔软的触感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背。然后,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说着∶“横岛,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啊!”

“这不是美神的声音吗?”横岛还有些怀疑。

“我是不是看A片看到睡着了?”

然而,抱住横岛的那双手用行动推翻了横岛的想法。那双手解开了横岛的腰带,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着横岛的肉棍。还是“在室”的横岛下半身自然马上充血勃起,硬挺的鸡巴把内裤顶的像个小帐篷似的。

横岛挣脱那双巧手,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

只见美神换上一件粉红色的薄浴袍,轻柔的质料紧密贴着美神诱人的胴体曲线,一头柔顺美丽的橘红长发垂到腰际。她里面似乎不着半缕,浴袍的领口开得很低,两座高挺的乳房,顶端上还有两颗明显的小突起,雪白的肌肤跟凹陷的乳沟让人一览无遗。白玉般修长的双腿娇羞的躲在浴袍后面,但是腰间的带子却绑的异常宽松,不用等别人来拉,只怕美神自己走几步就会掉下来。

美神掠了掠长发,媚笑道∶“横岛!你不是想我想很久了吗?”

横岛-听,马上扑了过去,狂喊∶“美神-我来啦!”

接着,美神整个人被横岛扑倒在沙发上,上半身的浴袍也因而被扯了开来,美神丰满的乳房立刻呈现在横岛眼前。

美神嘤咛着∶“横岛,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别急嘛!”

“嗯-嗯-”横岛含糊的应着,一张嘴已经含住了美神的右乳,左手则五指成爪粗暴的抓着美神的左乳,上下左右搓揉着。

“嗯┅┅别这样┅┅横岛,温柔点┅┅喔┅┅”美神柔声要求道。

横岛一听,看到美神白玉般的乳房上,竟因自己的鲁莽而留下几条淡红的爪痕,心里真是心疼万分。

“抱┅┅抱歉。”横岛歉然道。

横岛看着伤痕,忍不住用舌头轻轻舔着美神的伤处。

“嗯┅┅喔┅┅好舒服┅┅嗯┅┅再来┅┅”

横岛此一举动居然也得到了意外的效果,舌头湿热的触感象是钻进了胸口一般,使得美神更是大口的喘着气,两颗丰美的玉乳也随着一内一外的摆动着。

“嗯┅┅嗯┅┅”

横岛细心的舔着美神受伤的每一处,舔到了粉红色的玉蕾时,就一整口含了进去,然后温柔的吸吮着,还不时的用舌尖轻点乳尖,而另一只手则攻占另一个山头,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着花蕾般的奶头。

“喔┅┅横岛┅好┅┅好行喔┅┅嗯┅┅”美神呻吟着。

快感一波波的侵袭着美神,乳头也一下子就充血发硬,两腿之间的秘密花园更是流出了涔涔的淫水,美神此时的嫩穴是又麻又痒。她爱抚着阴户,娇媚的哼着∶

“横岛,进┅┅进来,我想要┅┅嗯┅┅”

“我终于要脱离处男了啦!”横岛一听到美神的要求,兴奋的想着。

横岛丝毫不敢怠慢,先是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露出那根向天怒视的火红巨棒。然后再一手把美神身上那件似有若无的浴袍给丢到一旁,露出美神那光洁无暇的胴体,俏丽的容貌配上性感的双唇,胸前挺立着雪白、浑圆又富有弹性的双峰,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在平滑有光泽的小腹之下,浓密的阴毛掩饰着渴望插穴的粉红色肉缝。

此时,横岛又是瞧的痴了,虽然横岛已经偷看过美神洗澡数十次了,美神的裸体也不是今天才见过,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欣赏,今天倒是第一次。

美神见横岛如此,轻扭下半身,娇笑道∶“嗯┅┅快嘛-”

“是、是。”横岛一时紧张,居然象平时奴才般的应道。

横岛张开美神双腿,湿润的黑草丛藏不住销魂的桃源洞,美神的阴户整个呈现在自己眼前,使的“在室”的横岛心脏象是蹦到喉咙一样。

横岛喘着气,回想以前从A片学的,手扶着阳具对着美神的阴道口,然后屁股一顶,不知是不是淫水湿润的关系,鸡巴竟滑了开去。

“意外!只是意外。”横岛心里安慰着自己,没想到接下来的几次“闯关”

,横岛的兄弟却像治水的大禹一般,三过其门而不入。

横岛偷瞄了美神一下,看见美神的眼神里充满期待,心里更是着急,弄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而鸡巴由于兴奋跟紧张的关系,竟已经快濒临爆发边缘。

美神看到横岛急的满头大汗,一方面于心不忍,一方面也急于享受插穴的滋味,于是轻抬玉手,想引领横岛的肉棒进入自己体内。

没想到,美神才握住横岛的鸡巴,横岛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啊!”

的一声,浓烈的阳精竟然不争气的射了出来┅┅

白浊的精液落在美神平坦的小腹上,横岛这时糗的只想找个洞钻,威武雄壮的小弟弟也垂下头去。

“横岛,虽然你平时这么好色,其实还是个处男吧!”美神温言道。

横岛惭愧的点点头。

“没关系,让姐姐教你。”美神丝毫没有要嘲笑他,反而愈觉得这样的横岛可爱。

美神站起身来,用卫生纸擦干身上的精液,然后让横岛在沙发上坐好,自己则像只温柔的小猫依偎在他身旁。柔软的秀发轻轻摩擦着横岛的身体,诱人的体香也一阵阵的吹进横岛鼻子里,让横岛觉得飘飘然的。

“吻我。”美神半祈求的说着,说完也不等横岛回答,温热的双唇就吻了过去。横岛自然也没有拒绝,两人的舌头就这样交缠在一起,互相品尝、体验着对方的味道。

两人长吻的同时,手自然也没有闲着,横岛继续进攻美神傲人的玉峰,还不时轻捏那粉红色的花蕾,美神接受自胸脯传来的快感,两颗红豆般的乳尖挺了起来,但苦于陷入与横岛的长吻中,嘴里只能“嗯┅┅嗯┅┅”的直哼。

而美神也不甘示弱,纤纤玉手中、食指并用,扣弄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阴核,另一只手则呈圆弧状的抚摸着横岛结实的胸膛,然后从小腹一路摸了下去,最后到达横岛自豪的地方。她先是以巧手慢慢的玩弄着阴囊,然后五指成圈,轻轻的套弄着横岛的玉茎,一下子,横岛垂头丧气的兄弟又再度抬起头来。而美神一感到手里那个小不点站了起来,爱抚嫩穴的玉指更是加快了摩擦的速度。

她撒娇道∶“嗯┅┅你的兄弟又复活了,该让姐姐┅┅姐姐┅┅”

美神一阵脸红,说着站到了沙发上,轻抬玉腿,双膝微曲的跨站在横岛面前,春潮泛滥的阴户正面对着横岛,横岛马上把嘴凑了上去,开始用他灵活的舌头灌溉美神的花园。他双手抓着美神肥嫩、雪白的丰臀,舌头则象是毒蛇吐着引信般的探索着美神的浪穴,舌尖时快时慢的进出着阴道,美神被弄得又酸又麻,不停的娇哼∶

“喔┅┅好会弄啊┅┅嗯┅┅美死人了┅┅”

美神轻扭柳腰,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下阴。

虽然美神在高三那年已有过性经验,但毕竟不多,加上执业后的2年间,整个人忙于赚钱,除了自慰以外,可说是毫无性生活,被春药挑动的身体自然是非常敏感。

而横岛拿出十八般“舌技”侍候着美神,又吸又舔又钻的,忽然美神身体一阵抖动,竟然就这么泄了身子,浪水喷的横岛满脸都是。

横岛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脸上一阵苦笑,随手拿了卫生纸擦了擦脸,只见美神的脸窘的象是一颗白里透红的苹果。

横岛示意性的看了看下方,美神低头一看,看到横岛威武的肉棒正凶悍的对着自己的蜜穴,恍然想起到现在跟横岛居然还没真正的性交呢!美神会意之后,一手扶着横岛的肩膀,一手握着坚硬似铁的鸡巴,对准自己湿润的阴道口慢慢坐了下去。横岛火热的大龟头刚触碰阴核,美神不自禁的想∶“以前可真是埋没横岛了。”

美神为了教导横岛插穴的技巧,慢慢一步步的引导横岛的阳具进入自己体内,先是龟头当作开路先锋,但由于美神的淫水已有相当的润滑作用,一下子,大鸡巴已经整根插入,将美神的阴道塞的满满的。

“喔┅┅横岛的好粗好长喔┅┅嗯┅┅”

“啊-好紧-”横岛忍不住哼着,见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达成,对于自己刚刚的不中用已经全部一扫而空,他命令着∶

“快动啊!你这个荡妇!”

“嗯-”美神一声轻柔的呻吟,双手环抱着横岛脖颈,开始轻摆柳腰,一上一下的套动着横岛的肉棒,美丽的秀发随着交媾的韵律飞扬,胸前两颗雪白的大奶子也摆动出优美的弧线。横岛双手抱着美神的细腰,上上下下的狠干着美神,看到眼前飞舞的乳房,更是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住,轻啃着娇嫩的乳蒂。

“哎唷┅┅嗯┅┅小穴好充实┅┅哼┅┅嗯嗯┅┅鸡巴哥哥┅┅喔┅┅姐姐┅┅要死了┅┅嗯┅┅美┅┅美死了┅┅哼┅┅嗯┅┅嗯┅┅用力啊┅┅啊┅┅以后姐姐是┅┅是你的人了┅┅爱怎么搞都┅┅行┅┅喔┅┅太棒┅┅横岛太棒了┅┅人家要泄┅┅要泄了┅┅哼┅┅嗯┅┅啊┅┅”

少有性经验的美神一下子便感觉到了高潮的前兆,更是抱紧了横岛,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穴一吞一吐的承受着鸡巴的攻击,四溢的淫水沾湿了沙发。

“啊┅┅啊┅┅要来┅┅要来了┅┅啊┅┅”

在横岛的一轮猛攻下,美神的阴精一阵阵狂泄而出┅┅

香汗淋漓的美神抱着横岛,娇喘虚虚的,汗湿的发丝紧紧的贴在美神的俏脸上,好不美丽。

由于刚才的“牺牲打”,横岛反而还没射精,坚硬的火热阳具还插在美神的花瓣中,丝毫没有要收兵的意思。

横岛狡猾的舔着美神的耳垂,耳语道∶

“你这个淫荡的小妖精,我都还没正式开战,你就要投降了吗?”

美神感觉到横岛的鸡巴还在自己的体内一抖一抖的,她娇嗔道∶“人家刚刚好心的教你,现在你就反过来欺负我啦!”

“好啊!那不要插了。”横岛说着,就故意要把美神推开。

“不要┅┅别走┅┅人家┅┅人家想┅┅”美神急忙抱紧横岛,丰满的胸脯紧贴着他哀求着。

“想什么啊?”横岛看到美神的反应,忍住不笑,故意问道。

美神一看到横岛似笑非笑的,粉拳便象雨点般的落在横岛胸膛,她大发娇怒道∶“你居然这样欺负我!”

横岛看着美神这个样子,真是又爱又怜,他温柔的在美神耳边呢喃着∶“好啦!对不起啦!为了补偿你,到你床上去搞好不好?”

“哼!”的一声,美神本来还不想买横岛的帐,谁知横岛居然托着美神柔软的屁股就站起身来,美神吓了一跳,急忙抱紧横岛,这时只觉横岛的阳具比刚刚更深入的干着自己。

只听横岛笑嘻嘻的说道∶

“美神!到你床上之前,我们两个可是连体婴喔!”

接着,横岛就以这种“卖便当”的姿势,抱着美神一步步的往她卧房走去,由于这个姿势使得美神的美穴更形狭窄,夹的横岛的鸡巴好不痛快,每走一步就用力的顶进美神的花瓣里,搞得美神呻吟连连。

“啊┅┅好┅┅好紧喔┅┅干死人了┅┅好深啊┅┅横岛好强啊┅┅好┅┅好舒服┅┅哼┅┅”

两人就用这样的性交方式进了房间,在进房间之前,横岛已经狠狠的抽送了十来下。

到了房间后,横岛直接将美神放上床铺,以正常体位慢慢干着美神。虽然已经没有刚才的“卖便当”激烈,但横岛这样机关枪式的连续攻击,也让美神大呼吃不消。

“嗯┅┅横岛慢┅慢些┅┅让姐姐先┅┅先休息一会儿┅┅喔┅┅啊┅┅”

美神被插的频频求饶。

横岛看美神一副柔弱的模样,心中疼惜万分,才拔出“凶器”稍稍停战;他让一丝不挂的美神横躺在粉红床上,全身趐软的美神秀目微闭,无力的呈“大”

字形静静躺着。在柔软的床铺上,横岛仔细的欣赏美神凹凸性感的胴体,胸前两颗玉乳随着呼吸起伏着,小腹下湿润的倒三角形柔软耻毛凌乱的贴在阴户四周,粉红色的阴唇左右分开,小穴还不时的流出淫水。

横岛看着眼前这尊白玉精雕的女神象,决心要完全将这副迷人的胴体占为己有。

横岛一瞥眼看见美神梳妆台的大镜子,忽然心生一计。他爬到美神身旁,象小猫般的舔着美神光滑的脖颈,右手随意赏玩着美神的发丝,左手揉着白嫩饱满的奶子,食指还上上下下的扣着椒红的乳头,轻轻呵气挑逗的说∶“下一回合要开始了喔!”

“嗯┅┅嗯┅┅”美神扭动胴体,以呻吟代替回答。横岛将美神面对着镜子给扶了起来,然后抱在自己怀里,美神头一转,两人又热吻起来,由于互相吸吮着对方湿黏的舌头,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为了进一步挑起美神的情欲,横岛双管齐下,抱着美神的手由背后玩弄着美神的乳房,另一只手则直攻美神的黑森禁地,灵巧的手指上下左右抚摸着美神充血的阴唇,发硬火热的鸡巴在后面摩擦着美神的臀沟。美神被弄得只想尽情浪叫,苦于小嘴处于“封锁”状态,只能“嗯-嗯-嗯-”的哼着。

不一会儿,美神的淫水又从桃源洞里涌了出来,横岛得意的想∶“该玩下一招了。”

横岛将美神轻盈的胴体给扶了起来,然后分开她那双修长无瑕的美腿,柔声道∶“来!你自己坐下来。”

美神“嗯”的一声,那淫水湿润的蜜穴对准直立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谁知花瓣和龟头才刚交锋,横岛抓着美神的柳腰,向下一拉,阴道藉着淫水润滑,丰臀一沉,“卜滋”一声,直挺的鸡巴尽根没入美神的小穴里。

“啊-横岛你-嗯┅┅好┅┅好舒服┅┅喔┅┅”

美神起初被横岛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但随即被插穴的美感给淹没。

美神开始轻摆美臀,让横岛凶猛的鸡巴抽插着自己的禁地,横岛的肉棒被美神又窄又紧的小穴吸得舒畅无比,美神的小穴也被他粗硬火热的鸡巴干得欲仙欲死,使得美神暴露出淫乱的本性,忘情的浪叫连连。

“亲哥哥┅┅大鸡巴插得我┅┅好舒服┅┅好美啊┅┅美神的小穴┅┅好充实┅┅要┅┅要飞了┅┅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喔┅┅干我┅┅”

横岛笑嘻嘻的说道∶“亲亲美神,你看看那面镜子。”

美神稍微往镜子一看,“啊-”的一声,只见自己神密的黑草丛中包着一根粗黑的肉棍,不断的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的,在触觉与视觉的双重刺激下,体内的淫欲更是被挑了起来。

“喔┅┅好羞人喔┅┅唉呦┅┅啊┅┅啊┅┅舒服极了┅┅横岛的好┅┅好硬好大┅┅喔┅┅插死人了┅┅喔┅┅用力┅┅再用力的搞我┅┅啊┅┅”

美神媚眼微眯,仰头甩着千万丝秀发,更是加快了舞动臀部的速度,只见美神粉红的肉缝包着横岛进进出出的阳具,而横岛也不时的挺腰迎合,让鸡巴能插的更深入。两人疯狂的交媾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多馀的淫水不断的被冲撞小穴的鸡巴给挤了出来,整个房间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啊┅┅啊┅┅好美┅┅嗯┅┅顶死人了哦┅┅美死┅┅了┅┅好┅┅好舒服哟┅┅小穴要┅┅要溶化了┅┅”

美神动人的身形被横岛干的犹似花枝乱颤,双手使劲的搓揉着自己傲人的双峰,敏感的身体在激动之下竟然又要高潮了。

“啊┅┅横岛太┅┅太会插了┅┅唔┅┅哎呀┅┅人家快不行了┅┅爽死了┅┅要丢┅┅要丢了┅┅啊┅┅”

然而,美神迷人的窄穴也吸的横岛就要缴械。

“我也要出来了。呃-啊-”横岛忘情的喊着。

在淫叫声中,两人一起泄了出来┅┅

在一座神圣庄严的大教堂里,横岛与美神正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婚礼,到场祝贺的人几乎挤满了整个教堂,好不热闹。

一位身穿白色圣服的神父站在两人面前。

“你愿意娶美神令子小姐为妻吗?”和蔼的神父亲切的问横岛。

今天是横岛一生中最神气的日子,他西装笔挺,容光焕发,身边还站着一位身穿白纱礼服,有如天仙般的新娘子美神令子。

“愿意,我愿意!”横岛迫不及待的回答。

“那美神小姐,你愿意嫁给横岛忠夫先生为妻吗?”

“愿意才怪!别做梦了!”话才说完,美神已经一拳把横岛打倒在地。

“美神!你怎么啦?”横岛摸摸鼻子,爬起身来问道。

忽然,横岛发现自己身上帅气的西装一下变成了T-Shirt跟牛仔裤,而教堂也变成了美神的办公室,神父跟道贺的人们全消失了,只有美神还是站在自己面前,只是平时穿的紫色低胸连身窄裙取代了白纱礼服。

“你这笨蛋,本姑娘不是花钱请你来睡觉的。”美神怒叱道。

“刚刚我们不是!?咦?现在怎么?搞什么鬼啊?”

对于现在的情况,横岛心中有一堆问号。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睡昏头了吗?”

“不是啦!刚刚我们┅┅”不等横岛说完,美神已经冷冷的接腔∶“少罗嗦!我要扣你这个月全部的薪水,上班“睡觉”的罪可是很严重的。”

“天啊!美神你怎么可以┅┅”

美神丝毫不理横岛的哭诉,她转过身去眨眨眼,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全文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