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代理孕母

时间:2022-10-01 09: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秀琳姐,你回来了啊!”

嘉铭一进家门,就看见了一个多月没见的秀琳正和父母在客厅聊天。

“秀琳姐,你去美国好不好玩啊?”嘉铭高兴的在秀琳的身边坐了下来。

“可好玩的呢!”秀琳说着自己在美国独自旅行的惊奇趣事,听的嘉铭是羡慕不已。

“真好!哪象我,都十七岁了,都还没出过国去玩。”

秀琳摸摸嘉铭的头,笑着说∶“刚才才和伯父伯母谈过呢!他们说等你高中毕业就带你去欧洲玩。”

嘉铭转向父母问说∶“真的吗?”

父亲笑着说∶“你该谢谢阿琳,是她说应该带你到国外玩玩,见识一下世界的。”

嘉铭惊喜不已,说道∶“太好了!”伸手环抱秀琳的腰,重重的在秀琳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秀琳笑着挣开了嘉铭,笑道∶“来,这是我从美国买回来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哇!乔丹13代耶!”

“我听伯父伯母说你有在收集乔丹纪念鞋,所以我特地买回来的,喜不喜欢啊?”

嘉铭兴奋的道∶“当然喜欢罗!秀琳姐,谢谢你。”

母亲笑道∶“阿琳,真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秀琳道∶“哪里,只要嘉铭高兴就好了。”

嘉铭又亲了秀琳的脸颊一下,笑道∶“还是秀琳姐最了解我!”

“臭死了!”秀琳笑骂着。

秀琳和嘉铭两人笑成一团,都没注意到一丝不安的阴影瞬间在父母的神情一闪而过。

“阿琳,以后别和嘉铭太过亲密。”

“伯母┅┅我┅┅”

“你要知道你自己的身分。”

“我们答应让你见嘉铭已经很够了,希望你自己放尊重一点。”

“我┅┅我会注意的┅┅”

“希望以后都别再发生今天这种事,否则以后你别想在和嘉铭见面。”

“我知道,对不起。”

“叮咚,有人在家吗?”

放学后,嘉铭来到了秀琳家门前。

“秀琳姐,开门啊!是我啦!”

屋内传来秀琳的声音∶“你等一下喔!马上就好!”

嘉铭低头哼着流行歌,等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

秀琳侧着头,拿着大毛巾擦拭着仍然滴着水滴的长发,穿着宽松的家居长袍,说道∶“今天怎么有空来?你等一下,我去吹干头发,你先坐会儿。”走进自己的房间,反脚关上了房门,房内传出吹风机嗡嗡坐响的声音。

嘉铭喊道∶“干嘛那么早就洗澡啊?才四点多而以耶?晚上你有事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说┅┅”吹风机的声音停止,秀琳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在嘉铭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今天不用补习吗?”秀琳问。

“今天我不想补习,跷课了。你别跟我妈说。”

秀琳道∶“下次可别再跷课了,你爸妈花了那么多钱让你读书,你这样岂不是辜负他们一番苦心。”

嘉铭没好气道∶“读书读得烦死了┅┅啊呦┅┅别说这个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啊?神秘兮兮的?”

嘉铭失望道∶“我还以为你记得,没想到跟我爸一样。”

“到底是什么日子啊?看你说成这样?”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啊!我终于变成大人了!”

“真的啊?”

嘉铭埋怨着道∶“我骗你干嘛?连我几岁都不知道,我还当你是最好的朋友呢,原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秀琳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笑道∶“我是真的忘记了,最近忙得昏天暗地的。

怎么,十八岁了有什么计划?”

嘉铭诡秘的笑着说∶“十八岁可做的事情可多的呢!例如┅┅嘻嘻┅┅”

“什么啊?装神弄鬼?”

“我说出来别打我┅┅嘻嘻┅┅”

秀琳道∶“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你不说就算了。”

嘉铭故做神秘,放低音调,轻轻的在秀琳的耳边说∶“可以光明正大的┅┅租A片┅┅看A书┅┅嘿嘿┅┅嘻嘻┅┅”

秀琳的脸蛋立刻红了起来,骂道∶“好没正经,满脑子尽想这下流东西,以后不准你来我家了!”

嘉铭笑道∶“开玩笑的啦,你别生气啦!别生气啦!”

秀琳叹道∶“对你┅┅我可真没办法生气。”

嘉铭道∶“你晚上有事吗?可以和我一起过生日吗?我爸妈今天晚上都要加班。”

秀琳道∶“本来和朋友约好的,只好跟她说对不起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秀琳姐,你喝太多了啦!”

“没有,这一点根本不算什么┅┅”

两人一同出外吃了晚餐之后,回到秀琳家,又开始喝酒。

嘉铭笑道∶“我今天十八岁了,可以喝酒了!”

秀琳道∶“可别喝醉了,还有蛋糕没切呢!”

“放心,我可是千杯不倒,哈哈哈┅┅”

嘉铭第一次喝酒,浅尝几杯后就停住,反倒劝人少喝的秀琳,却一杯接着一杯,一瓶又是一瓶的喝个不停。

“秀琳姐,别再喝了啦!我们来切蛋糕┅┅”

“还没┅┅酒还没喝够┅┅嘉铭┅┅你再帮我去拿几罐啤酒┅┅”

“不要再喝了┅┅”

“我要喝┅┅”秀琳醉醺醺的说着,突然却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秀琳姐,你喝醉了啦┅┅”

“呜呜┅┅”

嘉铭束手无策,安慰道∶“你不要哭啦┅┅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你跟我说,我一定改。”

秀琳仍是不停的啜泣着。

“不然我扶你去休息一下。”

“你没错┅┅呜呜┅┅都是我自己不好┅┅你十八岁┅┅妈┅┅妈妈却一点都不知道┅┅”

嘉铭恍然大悟,笑道∶“那你也不必哭吧?你也知道,我爸妈整天工作都很忙,根本没时间管我生日。”

秀琳嗯的一声止住了哭,肩膀停止了抽动,一会儿,竟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嘉铭又好气又好笑,秀琳姐还这么小孩子心性,因为爸妈没记得我生日而哭了起来,没必要嘛,但由此可见,秀琳姐还真是很关心自己的。

嘉铭蹲下身来,轻轻拍着秀琳的肩膀,轻声道∶“秀琳姐,回房间睡,在这睡会感冒的。”

秀琳没有回应,脸上泪痕兀自未干,但呼吸细细,显是睡的很熟。

嘉铭只好抱起秀琳,走进秀琳的房间,将秀琳轻轻放在床上,再盖好棉被。

“秀琳姐好轻喔,50公斤还不到吧?”嘉铭心里想着。

嘉铭转身离去,听到秀琳微微呻吟,又转回头看,只见秀琳踢开了棉被,脸颊红扑扑的,白晰的颈项间流满了汗水,长袍下端卷了上来,露出修长的雪白大腿,极是诱人。

嘉铭吞了一口口水,“别胡思乱想!”心里这样告诫着自己,打开房间的空调,又盖好了棉被,就要离去。

“水┅┅水┅┅”秀琳半睡半醒的呻吟着。

嘉铭连忙倒了杯水让秀琳喝下,秀琳又沉沉睡去。

嘉铭深深呼了口气,理了理呼吸,握拳敲打着自己的头,“别胡思乱想,一定是喝酒的关系,静下心,她是秀琳姐啊┅┅”尽管不断的提醒自己,但心中仍是有一股不能平抑的强烈冲动。

“冷静,冷静┅┅她是秀琳姐啊┅┅”

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嘉铭跑进浴室里洗把脸。

冰冷的水让自己清醒多了,但眼睛馀光瞥见放置在旁边的衣物篮,一颗心顿时又热了起来。

秀琳换下来的内衣裤,强烈的诱使着嘉铭,终于,嘉铭伸出手拿起了胸罩。

粉红色的胸罩绣着蕾丝的襄边,嘉铭把胸罩靠近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秀琳姐的味道吗?”成熟女人的体味使的嘉铭的胯下立刻兴奋了起来。

嘉铭又拿起内裤,在裤底上有着几不可见的淡淡黄渍,嘉铭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竟微微有酸酸的味道!

强烈的罪恶感不断责备着自己∶“你这个畜生,你在干嘛!还不快停止!”

但心底深处又有一股声音∶“一次就好┅┅秀琳姐不会发现的┅┅一次就好┅┅以后绝对不会了┅┅”

终于,理智被欲望击败了,嘉铭掏出肉棒,脑海中幻想着秀琳姐的肉体,手中握着内裤不停的在肉棒套弄着。

“秀琳姐┅┅啊啊┅┅”一阵低吼,嘉铭股间阵阵跳动,白浊的精液尽数射在秀琳的内裤上。

嘉铭慌张的把内衣裤放好,急忙的离开秀琳的家。

在回家的路上,嘉铭想到自己怎么会和秀琳姐认识呢?

在脑海记忆中,秀琳姐第一次出现是在自己四岁的时候吧?

那时候,妈妈和一个以前从没见过的二十多岁女人一起出现在幼稚园门口,妈妈说,她的名字叫做秀琳。

从此之后,秀琳姐就一直来家里,每次都带好多自己爱吃的,也买好多玩具给我,连妈妈都舍不得买的一组好几万的火车模型,秀琳姐在知道后,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送给我,也带我四处去玩,陪我度过了好多快乐的时光。

秀琳姐今年应该有三十六、七岁了吧?她好象一直都没有结婚,我好几次问她,她都是笑而不答,不然就是说∶“我长得那么丑又太老,没有人要娶我。”

其实秀琳姐一点也不老、也不丑,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性。完美的脸蛋和身材,连明星都比不上,我知道有很多男人在追求秀琳姐,有几个我认为是很匹配的,能够带给秀琳姐幸福,但秀琳姐总是不为所动。

嘉铭甩了甩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以后不可以了。”

“嘉铭,你怎么瘦的那么多?黑眼圈都冒出来,脸颊也都陷下去了?”

嘉铭再次来到秀琳的家中是三个星期之后了。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秀琳关心的问着。

“没什么,最近功课压力很大,晚上睡觉睡不好。”

秀琳道∶“用功读书是很重要,但身体健康也要多注意啊。”

“恩。”嘉铭应了一声。

“肚子饿了吧?我去煮碗面给你吃。”

其实嘉铭嘉铭根本不是功课压力大,而是过度的手淫造成的。

自从那次用秀琳的内裤手淫之后,嘉铭一直不敢再去找秀琳,生怕被秀琳发现,秀琳也因为工作繁忙,最近都没去嘉铭家里。虽是如此,但嘉铭仍是无法忘怀那次手淫的经验,但又不敢再去找秀琳,于是就偷了邻居的一件女用内裤,每日躲在家中手淫,脑中幻想的对象就是秀琳,非得搞到精疲力竭才停止。如此下来,身体当然消瘦了下来。

这一天,嘉铭终于忍不住去找秀琳。

“这碗面趁热吃了。”秀琳从厨房端来一碗汤面。

“谢谢。”

“说什么谢谢,你的健康最重要了,我不能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照顾你,你自己要多加留意,别让我担心了。”

嘉铭只是怔怔的看着秀琳,没有动手。

“怎么不吃?”

“秀琳姐,你喂我吃。”

秀琳笑道∶“你都几岁了?十八岁了耶!”

“你不喂我就不吃。”

“好啦!好啦!张开嘴,小心烫喔!”

秀琳夹起面条,喂进嘉铭的嘴里。

“自从你上小学我就没喂过你吃了。”秀琳笑着说∶“要是别人看到,还以为你是我┅┅快吃┅┅”

嘉铭突然说道∶“秀琳姐,你为什么不结婚?”

秀琳笑道∶“这以前你就问过了,没人要娶我嘛。”

“你骗人。”嘉铭不知不觉的提高了音调。

秀琳感觉到气氛不对,收起了笑容∶“快吃,快吃,我还要洗碗呢。”

“我娶你!”

“别乱说,人家听到会笑死的。”秀琳的笑容有些僵硬,她发现嘉铭的语气跟以前不太一样。

“我娶你!我爱你!”嘉铭伸出双手搭在秀琳的肩膀上,语气坚定的说道∶“我爱你!”

“你别乱说!”秀琳怒道。

“我没乱说!我爱你!我要娶你!”接着兜拢双臂,强把秀琳抱住,低下头亲吻秀琳的嘴唇。

秀琳猛把头转开,怒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只知道我爱你!”又要强吻秀琳。

“住手!”秀琳奋力挣开嘉铭,重重的打了嘉铭一个耳光。“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现在立刻离开!”

“我不走!我爱你!”

“你快走!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你以前跟我说过,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就要跟她说,不要放在心里面。现在,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你谁都可以爱,就是不能爱我!”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走┅┅你走┅┅”

等嘉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

我强暴了秀琳姐!

犹如中邪一般,嘉铭失去了理智,只记得秀琳姐一直要自己离开,自己怒火不可抑制,冲上去抱住秀琳,并把她压倒在地。

嘉铭胯坐在秀琳的纤腰,制住秀琳不断反抗的双手,俯下身去,贪婪的吻着秀琳的脸蛋。

“住手┅┅你还┅┅”话没说完,双唇就被嘉铭所占据,秀琳欲紧闭双唇,但嘉铭却粗暴的吸吮着丰满温热的嘴唇,并伸出舌头要撬开秀琳的嘴唇。

“唔┅┅呜┅┅”秀琳痛苦的挣扎,但最终防线失守,嘉铭强渡关山的侵入秀琳的嘴里,舌头热烈的在口中活动,舔舐秀琳的小舌。

嘉铭单手握住秀琳的双腕,空出一只手来,撕开秀琳的上衣,丰满的乳房在淡青绿色的胸罩承托之下露出深邃的乳沟,顺手扯下胸罩,乳房蹦的弹了出来。

秀琳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压制,但却不是年轻力壮的嘉铭的对手,反而晃动不以的乳房更加刺激了嘉铭的欲望。

嘉铭的大手握住乳房,粗暴的柔捏着,在雪白的肌肤留下淡红色的痕迹。嘉铭丧失了平日对秀琳姐的尊敬,毫不怜香惜玉的发泄心中的欲望,舌头顺着颈项舔了下来,张口含住了乳头。

“住手┅┅不要┅┅”秀琳悲伤的哭喊着,她不敢相信温文有礼的嘉铭竟然变为禽兽,“不要啊┅┅”嘉铭拿起胸罩塞在秀琳的嘴里,秀琳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从喉中发出阵阵绝望的悲鸣。

嘉铭把手伸进秀琳的裙内,抚摸着圆润的大腿,手指隔着内裤不停的柔捏着秀琳的阴部,微一用力,薄薄的内裤就被撕裂,手掌整个贴住秀琳的阴部。

“他┅┅住手┅┅”秀琳猛烈的摇着头,突然感觉到小穴被一样物事突破,并在穴内抠动着,“不要┅┅”秀琳全身一个颤抖,晕了过去。

嘉铭一惊,登时醒了过来,忙探秀琳的鼻息,还在微微的呼吸着,才松了一口气。

“还不住手!”

“别停啊!”

两股思想在嘉铭的脑海中交战着。

“你还是不是人啊?秀琳姐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做出这种事!还不停手!等秀琳姐醒过来向她道歉!她会原谅你的!”

“别傻了!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哪有中途放弃的道理?现在她晕倒,正是最好的机会!你不是常常幻想和她做爱吗?还等什么!”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对秀琳姐的强烈爱慕压过了理智,嘉铭脱下长裤,掏出早已蓄势待发的肉棒,便往秀琳的小穴插去。

但嘉铭以前从来没有过性经验,左冲右突一番总是没有办法正中目标,但龟头在秀琳软软的阴唇和柔细的阴毛的触碰下,早就麻痒不已,腰间一趐,精液泄了出来,洒在秀琳平坦的肚皮上。

但是年轻人的精力十足,不一会儿肉棒又重振雄风,嘉铭定下了心,瞧了仔细,肉棒对准秀琳的小穴,挥军长驱直入。

“太棒了┅┅”嘉铭心中发出叹息,肉棒被小穴紧紧的包住,温热的感觉从龟头传到了腹下,嘉铭尝试着摆动腰部,快速的抽插起来。肉棒和肉壁摩擦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动没几下,嘉铭就在强力的快感中再次射出。

年轻人的精力实在是不可思议,嘉铭的肉棒贪得无厌的又勃起了。这次嘉铭放慢动作,控制自己的呼吸,模仿着A片里面的方法,缓慢的动作着,比之刚才快速的抽插,缓慢的动作另有一番滋味。

这时秀琳悠悠的醒了过来,只觉得下身有一股力量在冲击着,猛一想起,又激烈的挣扎起来,想要夹紧大腿,却是无济于事。嘉铭双手压制住秀琳的双臂,股间不停的抽动,俯下身来贴着秀琳的胸口,一对柔嫩的乳房被压的变形,嘉铭扭动着上半身,享受乳房在自己胸前摩擦的快感。

抽插了二十几回,嘉铭又一次的射精。灼热的精液喷在秀琳的子宫内,秀琳浑身打着个冷颤,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动。

“我被强暴了┅┅被自己的┅┅强暴了┅┅”秀琳的心已死,不再反抗,双眼无神的看着一头发狂的野兽压在自己的身上,一次又一次的侵犯自己,眼泪夺眶而出,嘴角隐隐露出一丝苦笑。

嘉铭一共射出了六次。

回过神来,嘉铭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事。

低头看着秀琳姐,她流泪,她在苦笑,她的眼神里仍是充满了关怀,不,还有一种感情,是┅┅象是母亲看着犯错的孩子的那种爱怜的神情┅┅嘉铭穿好裤子,惊慌的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去。

秀琳全身无力的缓缓站了起来,看着满身的抓痕,下身沾满了腥臭的男精,眼泪不停的流下┅┅

“妈,秀琳姐她┅┅”

“秀琳她移民到美国去了。”

“为什么?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

“她要走为什么没告诉我?”

嘉铭心中不停的呐喊着∶“我错了┅┅秀琳姐┅┅我错了┅┅”

“那┅┅秀琳姐有没┅┅留下什么东西给我?”

“没有,她只打电话告诉我说要移民,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嘉铭不知道其实秀琳留给他一封信,那封信被母亲烧毁,父亲和母亲决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嘉铭吾儿,今生无缘,愿来世同享天伦。”

【本文完】

为了保持文章的完整,在这里做个说明。

文中秀琳的角色设定为‘代理孕母’,嘉铭是经由父亲和母亲的精卵结合,再借由秀琳的子宫所产下。

前一阵子代理孕母的话题被热烈讨论,支持者颇为众多,台湾甚至领先全球通过有关这类的法案。代理孕母在现今法令和道德仍然不足以规范的情形之下,贸然实施必会带来相当大的困扰。

以一最简单的例来讲,到底谁才是小孩的母亲?是提供卵子的母亲?还是提供子宫的孕母呢?我记得有一条法律说母亲的定义∶“┅┅由己出┅┅”,由此法来说,孕母才是真正的母亲,但小孩跟孕母却是丝毫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又怎能算是母亲呢?既是如此,小孩和孕母又是什么关系?如果孕母生完小孩也就算了,要是对小孩产生了依恋,不愿还给父母,那又是很严重的法律纠纷了。

文中设定秀琳生生下嘉铭后,对嘉铭以姊弟称呼,但心中隐隐以母亲自居,所以在受到嘉铭的强暴之后,产生乱伦的罪恶感,因而移民美国从此不再相见。

一点谬见,望勿见怪。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