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生活 >

手淫犯

时间:2022-10-02 09:3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讲述手淫者自己的故事。

我躺在床上手淫,外间煤气灶上的水开了,壶发出尖利的哨响,我很疲惫无动于衷。有风吹来,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的床离门很近,我腾出一只手轻轻的关上,过了一会,门又开了,我便不去管它,任由门开着,任由壶响着。

那时候我有一间房子,我和我的心在那里休息了很多年。

在那以前,高粱杆子可以当枪,树枝也可以当枪,一切都可以当枪。后来我懂得我的鸡鸡也是枪,一杆黑缨枪,总有一个阵地,使其冲锋,不使其孤独、生。人群之中谁是我的妻?冥冥之中那个她又在哪里?

我们整日在胡同里打仗,“鬼子”常常生擒“八路”,“小偷”居然敢追得“公安”屁滚尿流,好象和电视上演的不一样,谁比谁更真实?胡同是我的回忆之母,长大了后有一次我喝醉了,我在胡同里嗷嗷的哭。

我们是群脏兮兮的小屁孩,鼻涕耷拉老长,袖口脏得发亮,胡同里有一棵老槐树,也有一棵小榆树,小榆树后来被柏燕的爸砍了,又买了掀头按上,柏燕的爸说正好,我们也嬉皮笑脸说是是正好正好。她爸扔了个烟屁股没说话走了,我赶忙捡起来猛吸两口,旁边粱子说∶“姚远,给我留点,给我留点。”我又猛吸一口连着唾沫鼻涕吐到地上,我坏笑着说∶“吸吧!”

胡同里榆钱落了,槐花开了,我的爱好是爬树,树上便有一个灵魂,鸟儿也有一个巢穴。

一个窝,我把窝捅了,把点燃的炮竹拴在鸟身上,无限深情说∶“飞吧!你自由了。”阿弥陀佛。槐花也许能吃,粱子说那有毒,冯小刚说没毒,我说蘑菇才有毒,柏燕说∶“反正都吃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我喜欢柏燕,爱神是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会飞,背着一个脏啦吧唧的大口袋,里面有玩具,当然也有弓箭,这孙子很坏,随时准备射落谁的一生。我喜欢看柏燕吐舌头,然后板着小脸说不行,仅仅因为这我爱上了她。

有一次我爬树看到她家院里的咸菜缸忘了盖,窗台下的大白菜也忘了盖,她孤零零的站在窗前,小小的个子,大大的伤感的眼睛,一双编得紧紧的辫子,那是两个无人知晓的秘密,等待着有人来解开初恋之迷。风雨飘摇,青丝不老,燕子啊燕子,神秘的燕子。

神秘的面纱一旦揭开就失去了神秘,失去了美。终于有一次我爬树看到她去厕所,当然是露天的那种,她慢腾腾的脱了裤子,我的眼睛一亮,贼亮,她的屁股很白,白得眩目,她蹲下拉屎,似乎发出了声音,可惜我离得远听不见,只看到那屎既稀又黄,象芥末油。我的胸膛里有只野兔在跳,其实她的心里也有只小鹿在跳,她已经看见了我,那一夜我遗精了,在梦里,有一泡尿仿佛憋了好几千年,憋得我小肚子生痛。在梦里我不能尖叫,否则我会醒来,没有青纱帐,没有白桦林,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撒尿。

也就是在那一夜柏燕身上来了月经,我和她都看着自己的内裤发呆,那是不同颜色的两张地图,各自指引着永存于灵魂深处性意识的觉醒。

从此我不再爬树,柏燕却养成了斜视的坏习惯,在胡同里她遇见我,板着小脸送我三个字∶“不要脸”。我想说“你屁股上有块胎记”,可我没说,只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人生在世,有时无聊、有时寂寞、有时吃饭、有时坐着、有时拉屎、有时睡觉、有时高兴、有时傻 、有时手淫、有时烦恼,一切都是有时,我看见柏燕的屁股也是注定了的事。

天要下雨,树要发芽,胡同里的孩子要长大,两年过去了。这两年间,我的一些琐事、几个眼神、某些支离破碎的话语,都在柏燕眼里成了最最有力的证据她怀疑我爱上了她,她的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那年的夏天很热,胡同里老榆树上的知了叫得令人心烦,我窗台上有个啤酒瓶,瓶上插着的蜡烛软得弯了腰,我放学回来把它仍了。一场大雨过后,空的瓶里多了枝湿漉漉的月季,肯定是柏燕干的,她家院里有株月季树。

少女的感情单纯、脆弱,细微如月季花蕾层层叠叠的萌动,我站在房间里久久的看着那月季。

我写了封情书给她,现在只记得有句“破碎的心”,那时我很激动、焦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后来我脸皮厚了再也找不到那傻 的感觉,女孩真是奇怪,我看她屁股她还喜欢我,每个少女都有着云一般的心。她的思想会飞,她的身体里有一只小鸟,柏燕的小鸟瞎了眼看上了我。

柏燕回信了,晚自习放学后她敲敲我的窗,敲了三下后递给我一张纸条就跑了,现在我还能回忆起那渐渐遥远的脚步声。我展开纸条的那一刻全身的血管就要爆炸,心一阵阵的痛,浑身莫明其妙的战栗着,上面写着∶“明天夜里十二点在胡同里见”。

天啊!胡同,我在这里给你叩头了。

我把那纸条放在枕下躺在床上,那纸条仿佛散发着芬芳,象是枕下开放着千朵万朵的花儿。这种温馨使我闭上了眼,然而我睡不着,一次次睁开眼看着窗外的月光,第二天是星期六,上午放学后我和粱子、冯小刚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街景,那时侯街上流行真丝的上衣,就是好象在给别人说我戴了乳罩的那种,后来又流行脚蹬裤,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屁股有多肥多大。

“柏燕这妞真骚。”粱子说,冯小刚建议我晚上把她办了,我说∶“上来就干显得流氓。”冯小刚说∶“母狗一龇牙,公狗往上怕,有什么流氓的!再说,你又不是什么好鸟。”

一家卖磁带的商店传来杨玉莹的歌声∶“不要问我星星有几颗┅┅”我和粱子、冯小刚一起大声哄唱∶“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我说∶“柏燕脸上有雀斑,看人家杨玉莹长得跟仙女似的。”粱子说∶“这世界上像杨玉莹那样的妹子本就不多,就是多也不会给咱们几个剩下,凑合着过吧。”

“好 都叫狗 了。”冯小刚仰天长叹,很象一个厌倦江湖的大侠。

看街景的岁月过去了,我很怀念那段时光。

柏燕的妈在医院门口摆了个水果摊,称东西时秤铊是耷拉着,那天街上的人像八十岁老太太的牙一样稀稀落落,生意惨淡,每过一个路人,柏燕的妈都要问“要橘子不”、“要香蕉不”,穿着破裙子的柏燕跑过来说∶“妈我要一件新裙子。”***哄她说∶“明天给你买。”她不同意,又哭又闹,结果挨了两巴掌。

到了午夜,胡同里月光如水,我站在槐树下听到柏燕家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她穿着一件新裙子,象一只小鸟向我跑来。

“漂亮吗?”她在我面前停下笑吟吟的问。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背带长裙,领口和袖口都绣有蓝色的小星星,她的眼睛哭的有点肿,却大大的很明亮。她学大人那样把辫子散开披在肩上,我说∶“燕子,你该梳头了。”她锥子似的眼神刺我一下∶“用你管!”

墙脚草间的一只蟋蟀叫了,随即槐树下的这只也叫了,不知为何我的心跳加快,她扬着脸,月光使她妩媚,我很突然很蛮横的抱住了她,她来不及转身。爱情只是个盒子,包装着肉欲,那时我心里多少有一丝淫欲。

她撅着嘴,用很小的劲挣扎,我不知道这时她搬劈柴的力气哪去了。她安静下来,咬着嘴唇仰望夜空中湛蓝的银河,随即叹了口气,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她聆听着我的心跳,感觉着我的要求。我咽口吐沫,她说∶“不可以呀┅┅”我却已吻住了她那惊颤的玫瑰花瓣、吻住了疑问、吻住了拒绝,最纯洁的羞涩在绽放。

那初吻真是似月光般温柔,可惜有点韭菜的味道,她中午吃的饺子,而我感觉不出。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她扬着的脸上有一种玉的光泽,雀斑不见了,我眼前渐渐模糊,忽的黑暗了、目眩了,大地在旋转,后来我知道这感觉在我一生中不会有第二次了。

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拂在我的脸上,我想打喷嚏,我闻到她耳边的芳香,脑子清醒了,麈根却瞬间勃起,无比坚硬,那一刻我长大了。我紧紧抱着她∶“我只想撒尿┅┅”然而她羞红了脸推开我说∶“坏东西。”我又抱住她,她却很害怕,用搬劈柴的力气挣脱开来跑了,跑了几步她突然停下,回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我,她吐了吐舌头对我说∶“流氓。”

从此她不再理我了,她认为我是个危险的人,其实我也很危险。从此,当我寂寞、当我走路、当我一个人看电视、当我剥橘子、当我手淫,我都会听到她说“流氓”。

那一夜,我第一次手淫,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拉灭灯,我并不困。今生今世我要谢谢我的左右手,它俩没有老师,却懂得体贴,轮回着谦让,谁累了就谁先歇着,我的少年时代便有了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的左手,另一个是我的右手,它俩一样的漂亮,一样的健康。手淫只是一种手势,这种手势像新坛子一样有着古老的比喻,人人都可意会,人人也都为此守口如瓶。

中华民族明明手淫了好几千年,却偏偏遮掩着羞于启齿,第一个用树叶遮住自己下身的行为是文明,第一种正确认识手淫的思想也是文明,不要脸红,更不要客气,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手淫过,正如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触犯过法律。

然而手淫是一种危险的游戏,一种秘密的快乐,手淫会将自己带到灵魂中最肮脏的地方。那里有一个被麻绳捆绑着的女孩,那个女孩也许是柏燕,也许在挣扎、在尖叫,越尖叫越陷落,我可以任意地施虐,因为那个她只存在于我的幻想里。

性幻想往往带有犯罪意识,我的嘴上长出胡子,心里也生出淫念,青春期不知不觉到来了,青春期一过青春也就完了,正如天一黑什么都黑了。我幻想着把柏燕捆起来,那几天我日记中的风景篇篇阴郁奸险。

转眼间初中毕业了,柏燕考了市里的卫校,只有暑假寒假才回来;我上了高中,粱子当兵去了青海,冯小刚待业在家。不知为什么我整天精神恍惚,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如每一株不快乐的草,寂寞、失落,仿佛被人遗弃。

我经常逃学和冯小刚坐在路边看街景,或者去撞球室打球,球打偏了后我们都响亮的说声“操”。我和冯小刚讨论过人生,冯小刚说自己就是自己,和人家人生有什么关系?冯小刚说他要赚很多很多钱,有了钱什么不能干啊,然而他却在一家汽修厂的车间里干了体力活。他的车间里机器轰鸣,尘土乱飞,墙壁上写满了淫诗秽语,其中有句--“手淫吧!”令我今生难忘。

我爸这个混蛋是建筑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我妈这个骚货是县医院的护士,我想起医院里那条林荫路,我妈牵着我的手像牵着一只小狗,空气里有浓郁的梧桐花的香味,我妈的白大褂一尘不泄,我的则有些皱。我爸和我妈经常吵架,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活中我们常常犯着琐碎的错误。

有那么一个夜晚,停电了,院里很热,蚊子飞舞,我和妈在院里吃晚饭,爸下班回来带回来一只小猫,妈嚼了一块肉喂它它不吃,我就抱它到胡同里玩。柏燕唤它“咪咪”,粱子叫它“小黑”,冯小刚说长得跟傻蛋似的,我说这是我的猫,我宣布它叫“皮球”。

回家后我发现爸妈早早的睡了觉,他们呆在漆黑的客厅里,我听到低沉的喘息声,我抱着小猫笑了。其实我是个善良的孩子,那一夜,是我记忆中唯一感到幸福的一夜。

那天是我生日,后来爸妈又吵架,盘子摔碎了,茶杯摔碎了,我流着泪在自己的房间里把猫吊死了在椅子上。我想我手淫也许和爸妈吵架有关系,也许没关系,谁也找不到原因,人性深处总有些无法解释的事,人一生下来就和性有关。

高二那年我被学校开除了,我很喜欢一个人去看电影,散场后我有种无比凄凉的感觉。一个人回到家,我几乎天天夜里做梦,梦到我坐在学校里的秋千上踢着地上的残雪,梦到玫瑰花丛下埋葬着一张破纸纸上写着柏燕的名字,梦到我和柏燕、粱子在胡同口堆了个雪傀儡,然后喊“123”一起向它拳打脚踢。

这时纷乱的脚步中一个女人走进了我的生命,我妈得了胃癌,切了半个胃后便不能下床,每到夜里痛得满床打滚。我爸生意很忙很少回家,就找了个保姆照顾我妈,保姆叫如月,比我大八岁,她很漂亮也很穷,整天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红色连衣裙。我有着邪恶的思想认为她很性感,而且是那种穿红裙子的性感,我还蔑视她以一个少年的高傲,看不起她的名字、她的职业、她的身体。

如月是个乡下人,说话土里土气,冯小刚叫她十一妹,我不可能爱上她,却想用恐惧占领她,占领她的身体。我已经不是处男,因为我手淫过,可我还未尝过禁果,那一定是很美妙的事。手淫和堕落是两姐妹,它们的母亲叫空虚,我很空虚,无所事事的灵魂在流浪,除了上街游逛便闲得无事,为了看世界杯足球赛我天天等到午夜。

午夜我一个人站在花园里,墙角下的夜来香将从黄昏寂寞到天亮,我打落离他最近的一朵花,有些草在夜色中显得森森然,有些影子在夜色中显得很新鲜。

厨房里亮着灯,如月在给我妈做饭,我妈是个夜猫子,白天睡觉、晚上醒着,我悄悄走过去用力扳住窗台向里看,偷窥使人格分裂,我的心跳得厉害,却有种犯罪似的快感,我希望看到什么呢?

如月在炒菜,纤细的腰系着围裙,她的脖子很美,她低头关掉煤气,一缕头发垂下来,我看到了她的乳房,我裤裆里的小东西立刻坚硬,我幻想着抚摸那乳房会是怎样的滑腻柔软。她离我这么近,只隔着一面墙,她一定能听到我的古怪的喘息声。

“姚远你吓死我了,怎么还没睡啊?”如月看见了我,有点惊恐的问随即笑了笑。我走到门口说∶“我得看世界杯。”我的声音发颤,好象说了谎。

“你喜欢看足球?”她问,我说∶“是,我喜欢的可多了。”“那都有什么啊?”她漫不经心的问,我说∶“溜冰、听摇滚、看恐怖电影。你喜欢什么?”

她瞥了我一眼,看到我裤裆间鼓起的那部位,她皱了皱眉,把锅里的西红柿和鸡蛋盛在盘子里∶“我喜欢西红柿炒鸡蛋。”我的脸羞红了。

后来我犯了流氓罪给关进了少管所,出狱后我已经是个男人,男人色可以,但不能迷失本色,这是我在狱中苦苦思索的结果。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客厅里电视上意大利与法国的球赛已经开始,我躺在床上瞪着眼看旋转的吊扇,我拉开拉链,让旗杆竖于红尘,这是原始力量的化身,硬梆梆,热得发烫,且怒气冲冲,极力想刺破柔软的什么。它如此丑陋又如此叛逆,如此邪恶又如此伟大,它的坚挺不动胜于一切沉思一切雄辩。

幻想使之一点点的长大,我脑海里各种下流的画面支离破碎地拼凑起了一个极其淫荡的空间,手如蛇般攀爬而至,抚摸,急促而兴奋,无法克制。--裁判吹哨了--这应该是一个误区,青春在里面冒险,没有人能够指引。我终于哆嗦着,一种强烈的快感如岩浆喷发,汹涌有力。--所有的人都在鼓掌--我一身虚汗,很快安静下来,身体疲倦但很舒服。手淫究竟是对还是错?也许结束之前没有对错。--进球了,嘘声四起--。

我去洗手,如月正在客厅里拖地,她的裙子的领口很低,我又看到了她的乳房,若是她没有乳房,若是她穿着衬衣且扣紧扣子,我想我的一生就要改变,人的命运往往取决于一些小的事物,如一面墙、两把刷子、三四句话语、六七个眼神,等等。

“你┅┅妈┅┅得的什么病?”她问。

“胃癌。她还吸毒,泄上了毒瘾,活不了几天了。”我的眼睛发亮。如月突然觉察到了,瞪我一眼就站起来到卫生间涮拖把,我也跟进去,慢腾腾的洗手擦干,如月很不安说∶“你出去,我想洗澡。”

卫生间的灯灭了,电视上没有了节目,发出“沙沙”的响声,我站在门外一动不动,如月感觉着我不敢惊动这一切,可我内心里蠢蠢欲动的邪念可以形容成兽欲的雏形,瞬间就可长大。卫生间里水声哗哗,只需一根火柴就能照亮里面那个女人的裸体,她肯定会尖叫,她因为锁紧门就很安全,可她让我在门外喘息、窒息,矛盾重重,和内心里的野兽打架,那只野兽狰狞着笑脸,魔爪坚硬有力,可以撕碎裙子、扯掉内裤,可以蔑视道德,无视法律,我想要强奸她。

我进屋拿了两盘黄色影碟放在客厅里一个显眼的位置,并在影碟上放了一根火柴,我满意的去睡了。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已临近中午,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那影碟上的火柴还在不在。--火柴掉在了地上,于是我阴郁一笑,我想如月肯定看过了,并且那些淫秽的内容也肯定令她心动了。

中午时我爸回来了一趟就走了,嘱咐如月别忘了给我妈打针、试体温、量血压,他故意让我妈听到,其实他盼望着我妈快点死。整个下午我开始工于心计,勘察可以做爱的地形,客厅里肯定不行,我的房间离我妈的房间又太近,如月的房间里有一把斧头更不行,院里的一棵梧桐树下芳草萋萋,我看着那里,我心里热血沸腾。

夜色来临了,在那个夜晚我完了,我早晚会栽在自己手里。又是午夜,黑暗是罪恶的衣服,我躺在床上,酝酿着勇气,我紧抱着枕头,仿佛搂住她娇小的腰肢,及至幻想如乌云般在脑海里展开,我不再犹豫了。

我妈披头散发坐在床上,脸色铁青,手紧抓着床单,她还很清醒,有气无力的对如月说∶“它又来了,快把我捆上。”如月知道我妈的毒瘾和胃痛马上要发作就赶快找绳子,却找不到了,她想起院里晾衣服的那根,当她翘着脚在梧桐树下解绳子的时候,两只冰冷的手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

我激动得有些晕眩,怀里的女人叫一声“妈呀!”便使劲挣扎,我听到一个声音喘息着说∶“别动,求你了,千万别动!”如月终于挣脱了,惊恐不安的看着,我不知道这时应该说点什么或是笑笑,还是保持沉默。我突然脱掉裤子,那阳具坚挺、青筋毕露,如月吐着舌头斜着眼看,脸都歪了。

她想跑,腿却无力又被我抱住了,我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我把她摔在地上,滚动着、纠旋着,她开始怒喝骂我∶“小畜生!”如果对方是个比她大的男人她也许会求饶,我仍旧紧抱住她,她的裙子被揉皱了。我强行吻她的脖子时闻到一种强烈的发香,不由自主地将下身紧紧抵着她的身体,虽然隔着裙子,我却射精了,一阵阵的舒麻的感觉使我的身体在颤抖。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惨烈的拖着长音的尖叫,我妈因不堪忍受毒瘾和胃癌发作的痛苦而割断了自己的大动脉。

(※资料来源∶亦凡公益图书馆。)

------分隔线----------------------------